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如何看待美欧零关税?

五分钟经济学|如何看待美欧零关税?

提要
如何看待欧美零关税?
第一,欧盟难以承受。如果严格执行,欧盟解体或许是最终结果;
第二,中国绝不可盲目跟进。夯实内功,渐进改革,看起来动作不优美,但却是中国跳过一个个坎的不二法门。
第三,就坡下驴,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当下,国际局势进入极其复杂的多边多变博弈。说多边,是美欧中日俄,以及其他吃瓜群众,合纵连横,如春秋战国一般。说多变,是许多国际条约,以及各种双边条约,达成与废除,白云苍狗,变化之快如川剧变脸和小孩过家家一样。
 
多边,多变,判断时局变成了有奖竞猜。猜对的,扬眉吐气;猜错的,垂头丧气。但没尽想,床破王却来个任性的川剧变脸,刹那间乾坤倒置:对的错了,脸打得啪啪啪,羞愧难当;错的对了,咸鱼翻身,乃至于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奔走相告了。
 
我们相信,局势越是变化多端、诡异莫测,越是需要定力,以及定力背后的坚强逻辑,才能拨云见日,从容应对。
 
今天单捡国际贸易相关的事儿来说。
 
第一局:踢屁屁(TPP)。
 
早在奥巴桑时代,山姆大叔就为巨额贸易赤字和西太大国崛起忧心。于是,奥巴桑想到了重返亚太,而其中一个重头戏则是踢屁屁。
 
简言之,踢屁屁就是山姆大叔建个小群,群成员之间脱掉关税短裤,无摩擦贸易;但要和群外面的做交易,就必须衣冠楚楚,甚至于穿上金钟罩铁布衫。
 
一开始,西太大国里面有些专家说,TPP固然好玩,但要玩起来,则必须力量对等。山姆大叔脚大力沉,小跟班们根本接不住。
 
所以,离开了西太大国,踢屁屁实际上玩不起来,不用当真。但没想到,奥巴桑还挺耿,认准了的游戏,几头驴都拉不回。他联合太阳国的阿贝哥,以及一帮半推半就、欲拒还休的粉丝们,竟然达成了踢屁屁的基本规则。
 
最核心的是,这帮坏蛋只想在这个小群里面踢屁屁,却把西太大国给踢出群了。这让那些不把踢屁屁和奥巴桑当回事的专家们情何以堪!
 
但接下来,山姆大叔家王朝更替。尧幽囚,舜野死,奥巴桑将位置“禅让”给了自己曾经公然羞辱的床破王。
 
床破王素以任性著称,一上台就立即废除了奥巴桑多年来苦心经营的“踢屁屁”,认为这种不雅动作,有损于山姆大叔家的根本利益。
 
踢屁屁废了!这让那些之前怀疑踢屁屁可行性的人咸鱼翻身,喜大普奔。但同时,这却让那些本来盛世危言的专家花容失色,无地自容;再脑洞大开,也想不到最讲实惠的床破王,却会扎紧在小群里已经快脱下来的关税短裤,喊着山姆大叔再次万岁的口号,衣冠楚楚地群主退群了。
 
第二局:关税金钟罩
 
为了让山姆大叔再次万岁,床破王不但扎紧了关税短裤,实际上更是穿上了关税金钟罩。因为他觉得,以前山姆大叔关税保护不当,老是被西太大国以及那些自称兄弟的家伙们踢得蛋疼,血气大亏。
 
床破王按照“呐瓦锣”出具的诊断报告,开始逐一找那些踢蛋最狠的主儿们算账。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西太大国。除了看医疗诊断报告,床破王还在全球网路上收集了一些情报,发现了一些让他很感兴趣也似乎颇为当真的段子。
 
这些段子都和钢铁有关。
 
一个是水木堂里面的钢铁侠。这位名为古月的钢铁侠一直以国情咨询专家自居。钢铁侠最伟大的哲学理念是“自我实现”:猫照镜子,只要想象着看到的是雄狮,看得久了,想的久了,猫也就变成雄狮了。所以,钢铁侠写了一个伟大报告,论证西太大国已经全面超越了山姆大叔,不论是经济还是科技,都是如此。
 
另外一个则是文工团玄铁级化妆师。这位化妆师,实际上不是给人化妆,而是可以把各种锅炉化妆得美轮美奂。他的经典台词是“厉害了我的锅”。天似穹庐,笼盖四野,这个锅宇宙第一,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自然也是马踏匈奴般把山姆大叔踩在脚下。
 
床破王任性但不信邪,专治各种牛皮癣。他来了个“大炼钢铁”,诚心想出一下钢铁侠和玄铁化妆师的丑。他的招法很诡异。
 
首先是逮着一个“钟型桶”,把撞钟的芯片给锯断。结果,平时嘚瑟不已的“钟型桶”一下哑火,响不起来了。
 
其次是只要面对西太大国,就加穿关税金钟罩。他先是定做了一个能够防御500亿美刀的,而且还威胁,如果西太大国加大踢蛋力度,就加穿能够防御2000亿美刀的。床破王一套组合拳下来,钢铁侠和化妆师一下子傻眼了,牛皮吹爆,成了众矢之的。
 
老子说,“锅之利器,不可示人”。总设计师也曾不断教诲,要“韬光养晦,永不出头”。人们恍然大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实际上,床破王也并非并仅仅针对西太大国。即便是见到自己的那些跟班和粉丝,也开始加穿金钟罩铁布衫。他不但严厉批评“大家拿”,而且见到欧罗巴天使安吉尔,任凭对方怎么表白欧美一家亲,也爱理不理。
 
床破王的基本理念是,我现在蛋疼,气血大亏,和我谈,先必须给我来点营养品。少了还不行,不能像打发叫花子。山姆大叔虽然会玩“打狗棒法”,但才不是叫花子呢,而是财大气粗、实力雄厚、在斗地主游戏中屡战屡胜的地主老财。
 
大家都知道,穿上金钟罩铁布衫,行动很不方便,但在相互踢蛋的过程中,给定别人穿了金钟罩铁布衫,你不穿,就只能等着被踢蛋了。
 
于是乎,随着床破王加穿金钟罩铁布衫,在国际市场上刮起了一股争穿金钟罩铁布衫的时装潮,各国政府都严守门户,陷入了“大国孤民”、逆全球化的“囚徒困境”。
 
第三局:欧美零关税
 
事情总是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发生转换。本来大家都以为床破王喜欢穿金钟罩铁布衫,但没想到他和欧罗巴兄弟们突然达成协议,相互之间无保留坦诚相见,不但要卸下金钟罩,而且连之前穿的小底裤也要脱个精光。
 
踢屁屁居然就以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回来了。踢屁屁,真可谓败也床破王,成也床破王。绕开西太大国,欧美踢屁屁,这可了不得,一时间网路上炸开了锅。
 
回想之前,五常先生曾建言,以德报怨,面对床破王穿金钟罩,西太大国应该零关税。话音未落,结果欧美首先相互脱光了底裤,这一下子就好像将西太大国置于了不仁不义的尴尬境地。
 
如何应对?
 
关税金钟罩以及关税底裤,脱与不脱,是个问题;
 
半脱还是全脱,是个问题;
 
一视同仁地脱还是有选择性地脱,也是个问题。
 
回答这些问题,以及如何应对,决不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鲁莽行事,必须想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演变趋势。为此,我们分如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问题1:床破王为何不满?
 
床破王对既有国际贸易格局之所以不满,明面的原因是要追求公平的贸易,要改变被其他贸易伙伴踢蛋的不利局面,进而让山姆大叔再次万岁。
 
但如之前几次推文的问题,更加深层次的原因,乃是“第二机器时代”的来临,山姆大叔的竞争优势增强了;而既有的各种贸易协定,却是反映了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
 
根据国际贸易理论中的罗伯津斯基定理,随着信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相对更多地使用这些生产要素的个人、企业和国家将因此会受益而扩张,而相对更少地使用这些生产要素的个人、企业和国家将因此会受损而萎缩。
 
形势变了,床破王认为山姆大叔应该拿到更多,所以就要修改规则;但群里面的其他成员不同意,于是床破王就开始退群退群再退群。双边谈判,威逼利诱,重新洗牌,一切从头来过。
 
随着“机器人”日益智能化,从生产端进行国际分工做大蛋糕的重要性日益下降;或者说,依靠日益智能的机器人,美国将越来越不是劳动力相对短缺的国家,而这也会使“美国制造”成为可能。
 
原来,美国之所以愿意给其他国家在贸易中让渡更多利益,是因为这样才能鼓励国际分工,进而把蛋糕做大;但现在这种重要性下降了,美国也就没有必要给其他国家让渡那么利益了。
 
正因如此,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不是床破王不懂比较优势理论,而是他作为总统商人,更加敏锐地觉察到了第二机器时代到来对国际格局的深刻影响。
 
问题2:欧盟能否经受零关税?
 
首先必须明白的一个现实是,欧盟并非一个国家,而是由许多国家共同组成的。这些国家,具有很大的差异性,有些富,有些穷;有些技术先进,有些技术落后。
 
一旦认识到这个现实,就会知道,欧盟实际上无法承认零关税。换句话说,如果欧盟真的妥妥地执行零关税,那么,最终结果将是欧盟妥妥地寿终正寝。
 
有意思的是,让欧盟寿终正寝正是床破王所希望看到的。之前,他和法兰西帅哥马克龙会面时,就大力撺掇法兰西学英格兰,从欧盟退群,以便和山姆大叔进行双边谈判。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为理解欧盟为何无法承受零关税,不妨先看看欧元。
 
在欧元横空出世之前,欧洲有很多货币,马克、法郎,以及希腊的德拉马克等等。不同国家因为主权信用不一样,它们在国际市场上的融资成本有很大差别。比如,德国、法国之类的富佬利率很低,但希腊之类的穷鬼则利率很高。
 
大家对此也习以为常。后来富佬和穷鬼们建群合灶吃饭,组成欧盟。但是,它们虽然统一了货币,却保留了国家主权,比如财政政策就是相互独立的。
 
这导致了一系列严重后果。
 
首先,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穷鬼们一下子好像老鼠掉进米仓,幸福无比。设想一下,原来在国际市场借钱的时候,穷鬼利率很高,因而不愿也不敢借太多前。
 
但欧元出世,穷鬼们凭借和富佬们使用同一种货币的好处,利率一下子降下来了。于是,他们就开始大肆借钱花钱,大搞福利社会,过上了本来不可想象的幸福生活,好不滋润。
 
其次,在国际贸易中,穷鬼们的竞争力却开始一落千丈。为什么?按照汇率的决定机制,一个国家竞争力比较弱,则货币也比较弱,因而达到均衡时,依然可以在国际贸易中维持一定的市场份额。
 
随着欧元出现,各国货币一夜之间统一了,但它们的生产率却不可能同步跟进。所以,欧盟货币统一之后的实际效果就是,德国、法国之类富佬的国际竞争力相对增强了,而由穷鬼希腊为代表的“五猪”们(PIGS)的国际竞争力则相对下降了(P:portuges,葡萄牙;I:Ireland,爱尔兰;G,Greece,希腊;S,Spain,西班牙)。
 
这两种效应加在一起,后果不言而喻:一方面,德国成为欧洲的制造业中心,越来越强,而另一方面,PIGS们则日益去工业化,债台高筑。这最终就导致了欧债危机。
 
现在再来看美欧零关税。完全相同的逻辑,欧美零关税,依然是加大德国的竞争力,却损害PIGS的竞争力。一个欧元就已经搞出了欧债危机,再来一个欧美零关税,PIGS们肯定是是无法活下去了。于是,解决之道就两种,一种是废除欧美零关税,另外一种则是分灶吃饭,欧盟解体。
 
问题3:西太大国如何应对?
 
这个当然是本文的核心。为了便于讨论,我们先亮明观点:西太大国绝不可盲目跟进,一下子实行零关税;当务之急是破除国内行政性壁垒,促进国内竞争,提高本土企业的竞争力。
 
和我一样,许多人都痛恨一些与关税相关的现行做法和现象。比如,同样一个东西,国外卖的不但价格低,而且还质量高。再比如,高筑的关税壁垒以及严苛的进口限制,保护了诸如长生生物旨在的无恶不作的垄断企业。
 
但是,所有这些并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和理由来支持西太大国实行零关税。因为这些问题的出现,本质上并不是因为关税,而解决之道,也就不在于零关税。
 
比如说,同样一个中国企业,给外国出口的质量高,主要是因为西太大国对国内市场制定和实施了更低的产品和质量标准。
 
解决之道在于国内经济政治体制改革,主要是要消除行政性壁垒,打击官商勾结,鼓励市场公平竞争,提高国内的质量和安全标准等。
 
关税是一个“利弊互见”的国之重器。
 
从消极角度看,它通过提高了国外企业的成本和竞争力,进而保护了国内的“落后企业”,削弱了它们提高效率、从事研发的积极性。
 
但从积极角度看,“落后”本来就是因为西太大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很多领域依然是“幼稚产业”,难以和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竞争。
 
实行零关税,必然会使大量的本土企业一夜间失去竞争力;与之相伴而来的,则是企业的倒闭潮和工人的失业潮。这无论如何都是整个社会难以承受的。
 
但是,现在不实行零关税,与不降关税,或者永远不实行零关税则是两码事情。西太大国改革开放的独特经验是“渐进”,不搞“大爆炸”。
 
这种渐进姿势看起来不优美,但却很有效,一次次出人意料地跳过了许多坎。姿势好看难看不重要,解决问题才重要。
 
渐进之所以能解决问题,是因为渐进是一个学习过程,而“大爆炸”的倡导者,则是假设了人们具有不可能存在的,能够预之复杂外来的超级理性。
 
所以,保持渐进的姿势依然是王道。具体地,“渐进”可以分为几个层次:
 
第一,首先是放松国内管制,尤其是破除各种行政性壁垒,让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站在同一个公平竞争的起点上。力主零关税的人,与其说是支持零关税,毋宁说是在支持真正的市场化或者公平竞争。
 
与此对应,决策者的魄力,无需展现在采取零关税上,而是应该展现在鼓励国内公平竞争上。可以相信,市场的优胜劣汰,必然会导致国家竞争力不断提高。
 
第二,随着国内竞争力提高,可以逐渐降低关税。与更多更强的国外竞争者同台竞争,就可以,更进一步提高本国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第三,床破王提的有些要求,实际上本来就是应该做的,比如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很难想象,没有好的知识产权保护,西太大国可以真正成为创新性大国。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床破王需要,那就就坡下驴,顺水推舟吧。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