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 | 神仙会与斗地主

五分钟经济学 | 神仙会与斗地主

提要:米国与瓷国闹矛盾,瓷国怎么办?或许,当下最好的办法是斗地主?
忙里偷闲,白日做梦,旁听了一个头脑风暴“神仙会”。会议由孟菲斯主持。与会者有李上君、芮家图、屠思德、胡廷之、屈不平、管四维、苏春和等等,皆是古今中外的神仙大咖。
倏然梦醒,颇有烂柯荒诞之感,但依稀记得,各种观点激烈碰撞,窃以为值得参考,录其精要分享之。
 
孟菲斯:大家好!许久不见,邀请大家闲来茶叙,聊聊凡间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即米国与瓷国争端。
 
大家自然清楚,争端起源是米国床破王认为,凡间过去数十年,全球化之贸易规则不公平,导致米国贸易逆差与日俱增。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床破王看了一下米国账本,发现逆差主要来自于瓷国。不走寻常路,脑洞大开的床破王,狂敲德尔菲神庙本来早已过时的“呐瓦锣”寻求启示。
 
呐瓦锣乒乒乓乓、呜呜咽咽。床破王听了又听,又想起刚看的账本,认准神谕启示乃是“瓷器致命”。
 
于是,床破王立即开始找瓷国麻烦,凡间也因此人心惶惶然。这不,自床破王挑起事端以来,达爱谷已有许多驴友不胜惊吓而跳崖自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而“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各位都是得道高人,今天邀请大家来,聊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并想想瓷国怎样办才是最好。
 
屈不平: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呐瓦锣的前世今生吧。
 
呐瓦锣,这玩意本来是由哈佛名艺坊出品的一种乐器,但日久成精,变成了一种集唢呐、瓦片和破锣于一体的三不像诡异法器。
 
大家知道,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图腾,而米国崇拜的图腾是三位一体(trinity),所以,床破王看到三不像,就觉得它很有神。
 
但以我做大祭司的亲身体验,以呐瓦锣寻求神谕,正所谓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此外,度娘和谷哥都告诉我,哈佛名艺坊坊主已经公开宣布,呐瓦锣被奉为神谕,与坊规大相径庭,力主将其从产品编号序列中除名。
 
芮家图:嗯,说到呐瓦锣,我很是来气。最初,名艺坊制造呐瓦锣时,说是用我的专利技术“比较优势理论”,但谁道是,种瓜得豆,最终却造出这么个三不像。下面,我还要专门问一问名艺坊坊主,到底是哪个制作环节出了问题。
 
大家都知道,瓷国擅长做瓷器,米国盛产大米,所以,一如既往,最好的结果应该是,米国给瓷国出口大米,瓷国给米国出口瓷器。这样,两家相得益彰,互利互惠。
 
现在,床破王居然听从呐瓦锣的狗屁神谕,公然说污蔑瓷器有毒,借此来提高关税,限制米国进口瓷器。
 
但实情是,瓷国瓷器,物美价廉,米国老百姓非常喜欢,已经形成了严重的路径依赖。一旦瓷器进口减少,米国瓷器就不够用了,至少有部分要自己生产。
 
但隔行如隔山,你想想,让插秧的去烧瓷器,不但火候掌握不好,瓷器次品率高,而且因为插秧的人手减少,大米产量也必然会大幅减少。这样一来,两家必然是个双输的结果。
 
屠思德:我不太赞同芮先生的说法。大家如果有空,建议读一下拙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其中我以古希腊的例子,说明了霸权更替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修昔底德陷阱”。
 
当时,希腊半岛上有两个主要城邦国家,一个是老牌陆地强权斯巴达,一个是新兴海洋强权古雅典。雅典的迅速崛起,让斯巴达深感恐惧。
 
于是,斯巴达人开始威胁、遏制雅典。针尖对麦芒,雅典应之以反威胁、反遏制。最终,两个城邦陷入了长达30年的残酷战争而两败俱伤。
 
既然如此,何必当初?两家何不贸易互惠,共治共荣呢?
 
原因很简单,经济利益可以通过贸易而互利互惠,但争夺霸权地位,一方所得,即另一方所失,因而是个纯粹的零和博弈,无法通过贸易解决问题。
 
近年来,瓷国国力大增,早已超过太阳国成为世界第二。按照这样的趋势继续发展下去,要不了几年,瓷国就会超越米国而成为世界第一。
 
瓷国成为世界第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米国变成世界第二!
 
这对于已经当老大习惯成自然的米国,以及米国老大床破王而言,都是不可接受的。
 
正如斯巴达对付雅典一样,米国对付瓷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芮先生单以经济利益来看待米国和瓷国的争端,有点管中窥豹,只见一斑,不及全貌。
 
关于米国和瓷国这种冲突的必然性,更详细的分析,大家有空,可以问一下约翰·米尔斯海默,他是我的嫡传徒孙,现在是米国另一个著名工艺作坊芝加哥的高级技师。
 
芮先生前面纳闷,名艺坊怎么造出了呐瓦锣,据我了解,是因为制作工匠不小心掉进了我挖的陷阱。
 
胡廷之:我基本上认同屠先生的观点,但需要做一些补充。根据拙著,米国和瓷国的冲突,也还带有文明冲突的性质。
 
大家看一下人类千年史,有多少冲突都是文明的冲突?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为了耶路撒冷,打了多少仗?死了多少人?
 
大家是得道解脱之人,或许觉得哪儿有什么唯一真神,或者到底谁才代表唯一真神,一点都不重要。但世人贪嗔痴,无法跳出这种文明的藩篱,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近些年,有个很很火的个十字国学者叫马丁·雅克,认为瓷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civilization state),而不是一个民族型国家(nation state)。
 
与民族国家相比,文明型国家具有极强的文化同化能力。瓷国自称天朝大国,居于世界中央,周围的其他民族,则是东夷、西戎、南蛮、北狄。
 
瓷国文明千年延绵不断,但历史上,却一直受到外族入侵的巨大威胁,许多次王朝更迭盖因于此。
 
但与印度、埃及、巴比伦等相比,其他这些文明都在外族入侵中毁于一旦,而瓷国则以柔克刚,任何一个外来民族,即便武力征服而成为统治者,最终却无一例外,都被瓷国文明所同化,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现在似乎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屠先生强调了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霸权之争,但这种霸权之争之外,还有文明之争,即以瓷国儒家文明为核心的燕都共识与以米国基督文明为核心的华都共识之争。
 
近数十年,瓷国经济高速发展,堪称奇迹,这使得燕都共识在后进国家中引起强烈共鸣,这就让力主华都共识的米国及其众多友邦很不高兴。
 
所以,尽管床破王主导的米国最近也对友邦市场找茬,但一旦轮到对瓷国找茬,它们却基本上是大同小异。
 
管四维:刚才屠先生谈到霸权,我就顺着这个讲讲我的看法。现有的国际秩序大厦,是米国二战之后主导建造的,崇尚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米国向全球提供秩序,作为对价,其他国家向米国缴纳铸币税。遇到什么事情,米国作为老大,拉个微信群,大家坐在一起商量,共同寻求解决方案。商量好的方案,大家签个协议,必须共同遵守,这就是群规。
 
但现在的问题,床破王治下的米国,动不动就退群,造成许多微信群无法运转。因为米国一旦退群,一是群龙无首了,二是米国还站在群外面对阵叫骂,极尽抵制之能事。
 
很显然,群主退群,是很不道义的事情。但床破王为何执意要这么做呢?据我了解,主要是有三个方面原因:
 
第一,他觉得维护微信群成本太高,是为微信群里面的其他成员做嫁衣裳。
 
第二,他认为微信群里面人太多,商量任何事,七嘴八舌,啥事也搞不定。
 
第三,一些核心成员,特别是瓷国,既不遵守群规,也不服管教。
 
既然如此,他就退群不干了,认为谁有问题,最好和他两两谈判,逐个解决。
 
这怎么看?我觉得就好比房子,地基不牢,房子再华丽,也逃不了倾塌的宿命。同样,任何国家,要建立和维持霸权,都必须有坚实的基础。
 
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礼不逾节,义不自进,廉不蔽恶,耻不从枉。不逾节则上位安,不自进则民无巧诈,不蔽恶则行自全,不从枉则邪事不生。
纵观床破王所作所为,米国或许短期内有所得,但长期来看,不讲礼义廉耻,大节已失。所以,床破王或许是米国霸权兴衰的分水岭。
 
李上君:前面胡先生讲到,瓷国文明的一个独特之处是阴柔之术。
 
在我看来,尽管米国与瓷国的冲突不可避免,但来的这么快,这么猛,既与瓷国的宣传策略有关,也与米国的谈判策略有关。
 
拙著《道德经》有一个告诫,国之利器,不可示人。过去数十年,瓷国深谙此道,行“韬光养晦”之术。
 
但近年来,瓷国有些人,逞一时口舌之快,不断宣传“厉害了,我的国”,不但过早暴露了自己的实力,甚至是夸大了自己的实力,而这引起米国的激烈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清谈误国,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反过来,再看床破王。这位老兄实际上非常有看头。虽然很多人批评他疯狂,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疯狂和理性,本来就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
 
大家知道,床破王登基之前,乃行商之徒,工于谈判,其精髓在于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他的套路是,首先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胡作非为,让对手认为他是疯狂的;然后,一旦被别人认为是疯狂的,那么,即便他的叫价漫无边际,威胁超越常理,也会被认为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床破王之前不断退群,看似疯狂,实则理性,目的是给自己贴个疯狂的标签,进而给谈判增加获胜的筹码。
 
事已至此,瓷国怎么办?
 
就坡下驴,瞅准机会让步,还是针尖对麦芒,奉陪到底?
 
主张让步的人,一定想到的是白登之围,自信满满的汉高帝,被匈奴大军团团包围,若不是陈平妙计,瓷国历史就要重新改写了。当今之际,隐忍再隐忍,是为上策。而文景之后,汉武帝闪亮登场,马踏匈奴,封狼居胥,方能一扫前耻。
 
但主张斗争的人,却想到的是秦扫六合,让步好比割地,但六国的地有限,而秦国的贪欲无限,因而割地之举,早被证明是自毁城墙,弱己强人,绝非长久可行之计。
 
我的观点,引用拙著里面的一段话:“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苏春和:李大师分析很透彻,但给出的方案,却感觉是玄之又玄,远水解不了近渴。我觉得,对于瓷国而言,当务之急在于合纵。
 
最近,床破王与六个友邦老板跑到魁北克打牌,本来想玩争上游,结果玩成了斗地主,六个老板装成平民,指着地主床破王讨公平,这让床破王非常不开心,牌局也不欢而散。
 
很多人觉得这是个笑话,但对瓷国来说,这里面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米国之所以强大,除了自身强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有刚才提到的这几个老板牌友。现在,既然他们自己已经开始玩斗地主,那站在瓷国角度,最好的策略就是和其他几个老板达成谅解,一起玩斗地主,将床破王当作地主斗到底。
 
这里的关键,乃是如何处理与东边太阳国的关系。几十年前,太阳国到瓷国烧杀淫掠,无恶不作,两家成了世仇。
 
但大国博弈,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不妨可以设想,若与太阳国达成谅解,进一步联合太极国等,搞个西太俱乐部,就可足以抗衡独断专行的米国和床破王。
 
一旦床破王发现众叛亲离,变成了孤家寡人,还想玩他谈判的老把戏就玩不转了。喊价喊到天,让他只管喊,不理他就行了。等到他实在喊得口干舌燥,再慢慢谈也为时不晚。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五分钟经济学》,让经济学走出象牙塔,放下高冷面纱,融入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每天五分钟,您或许能得到一点点意想不到的经济学智慧。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