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中美贸易冲突的本质是,理性的特朗普在寻求非理性的标签

中美贸易冲突的本质是,理性的特朗普在寻求非理性的标签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
 
一旦确定中美贸易冲突的实质,是理性的特朗普旨在寻求非理性的标签,那么,应对措施也就非常清楚:只能是以理性的非理性应对理性的非理性。
 
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两败,但斗与和是对立统一的。合是目的,斗是手段。光有目的,不讲手段,为和而和,固不可取;反过来,光有手段,没有目的,为斗而斗,更不可取。
 
特朗普总统治下,美国的政治生态已经两极撕裂。所以,在具体反制策略上,既要做到精准打击,又要做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对华“301调查”报告,指令有关部门对从中国进口约600亿美元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对此,中国政府立刻发布了反制措施。一时间,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成为社会各界关注和争论的焦点。如何认识冲突的本质,对于制定正确的应对方案,至关重要。
 
必须承认,主流经济学关于全球化背景下的国际贸易,分析存在重大缺陷。这种缺陷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经济学家强调了国际贸易的整体互利性,而忽视了整体互利性背后的收益分配。以美国为例,参与国际,尽管美国“整体利益”增加,但好处却主要落入到财富金字塔顶端1%人群的口袋之中。
 
对于这种不平等的代价,诺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教授已经做了深入分析。但在美国,最直接的表现是,反传统、非建制派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尽管美国精英阶层对特朗普深恶痛绝,但特朗普拥有牢固的铁杆选民,那就是美国中部的铁锈区选民,他们是在全球化过程中严重受损的群体。
 
尽管有分析说,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每年可以为每个美国家庭节约多少多少钱,但对于失去工作的人,很容易相信,这些好处微不足道。
 
收入分配不平等的代价,是美国政治生态的撕裂。这种撕裂对于特朗普的政治选择是决定性的:特朗普已经不可能成为美国的“全民总统”。
 
美国精英阶层对特朗普口诛笔伐、深恶痛绝,所以,特朗普即便要采取什么讨好措施,也绝无成功可能。
 
反过来,美国铁锈区选民,之所以选择特朗普,就是因为他特立独行的、反传统、反建制的施政方案。
 
所以,站在特朗普的角度,既然铁锈区选民能将他选为美国总统,那么,只要牢牢抓住他们的选票,他也就能坐稳美国总统。
 
在此意义上,中国要正确认识中美贸易冲突的走向,不但要听美国精英阶层的说法,更应该了解美国铁锈区选民的意见。
 
第二,经济学家在判断贸易冲突方面,过于“理性”,但实际上,在贸易谈判“切蛋糕”过程中,给定其他谈判者都是理性的,“疯狂者”将有可能切到更大份额。
 
设想一个简单的博弈例子,将不难理解其中道理。设想张三和李四在桌子上分蛋糕,张三首先切蛋糕,然后李四决定是否接受张三的分配方案;如果接受,则万事大吉,如果不接受,则掀桌子,蛋糕掉到地上,弄脏了,谁都吃不到。
 
通常情况下,人们假设张三和李四都是“理性”的;这样,张三就可以切99%,剩下1%给李四;这时候,李四可能觉得很不公平,但如果接受这个方案,还能拿1%,但如果掀桌子不干,则什么都拿不到。如果李四是理性的,那么,即便他觉得张三的方案很不公平,也会选择接受,而张三预期到这个结果,也就会大胆地按照99:1的方案切蛋糕。
 
现在,不妨假设李四是非理性的,如果他觉得分配方案不公平,他就会掀桌子不干,即便自己一无所得,也在所不惜。这时候,如果张三是理性的,而且认为李四真的是非理性的,他在切蛋糕的时候,就不敢自己拿99%,更有可能采取一个比较公平的方案。
这也意味着,一旦李四能够让张三相信自己是疯狂的,他就能够在分蛋糕的过程中获得巨大收益。所以,真正重要的事情,不是李四真的是非理性的,而是张三对李四的类型的判断,即是否认为李四是非理性的。
 
特朗普,就是在国际贸易切蛋糕过程中,靠着自己的美元霸权,拿了很大份额,却仍然觉得拿了太少、还要拿大份额的人。
 
许多人认为特朗普是非理性的,但根据上面的分析,一个更加合理的判断是,特朗普是非常理性的,而他之所以做了那么多疯狂的事情,是在寻求一个非理性的“标签”,因为这个非理性的标签,可以为他在后续的国际谈判中带来巨大的收益。
 
实际上,近段时间来,朝鲜愿意有条件弃核的态度转变,更是强化了特朗普对他这种“非理性策略”的信心。
 
一旦确定中美贸易冲突的实质,是理性的特朗普旨在寻求非理性的标签,那么,应对措施也就非常清楚:只能是以理性的非理性应对理性的非理性。
 
这个道理,与当年国共两党谈判时毛主席采取的策略不谋而合,“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中美两国,斗则两败,合则两利,这是人们的共识;作为商人的总统特朗普,或者作为总统的商人特朗普,应该更加清楚这个道理。
 
但正如毛主席曾经阐释的,斗与和是对立统一的。合是目的,斗是手段。光有目的,不讲手段,为和而和,固不可取;反过来,光有手段,没有目的,为斗而斗,更不可取。
 
如前所述,特朗普总统治下,美国的政治生态已经两极撕裂。所以,在具体反制策略上,既要做到精准打击,又要做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所谓精准打击,就是要精准打击特朗普的支持者,让他们明白,特朗普的“非理性”行为,对他们并没有半点好处。
 
所谓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就是尽可能弱化对特朗普反对者的损害。但比较微妙的是,反制措施也必须要让特朗普的反对者有损失,否则,他们反而就可能转化为特朗普的支持者。
 
《五分钟经济学》,让经济学走出象牙塔,放下高冷面纱,融入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每天五分钟,您或许能得到一点点意想不到的经济学智慧。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