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纪念李大师李敖先生

纪念李大师李敖先生

早就知道李敖先生罹患脑瘤,但看到他因病去世的消息,依然觉得事出突然。毕竟,自从他做最后一次节目之后,媒体上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了,而一有消息,大师就已然驾鹤西归了。
 
世事无常。李大师素以最聪明脑袋自诩,但最终却是聪明的脑袋首先出了问题;大师的一生,跌宕起伏、风流倜傥、嬉笑怒骂;但据报道,他走的时候,却非常安静,这是给不平凡的一生画上了无言的句号。
 
我和李敖先生没有任何私人关系,生平只有一次,近距离亲眼目睹大师风采,亲耳聆听大师演讲。这要追溯到2005年李敖先生到大陆的巡回演讲。
 
李大师的这次巡回演讲,先是9月21在北大讲《金刚怒目》,主要探讨北大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并直言北大“孬了”,让本来笑脸逢迎的主办方好不尴尬。
 
然后9月23日在清华讲《菩萨低眉》,施展他历史家的考据功夫,说清华不是庚子赔款建的,而是美国人索取战争赔偿算多了,被一名中国外交官指出来,而这些退回来的钱,最终创建了清华。
 
他批驳富兰克林的话,认为“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不对,认为正确的人生观应该是,"这里就是我的祖国,我要让他变的自由"。
或许是对北大捅娄子的修正,他热情赞扬了清华脚踏实地、科技强国的校风。
 
最后,9月26日他应邀到到复旦,演讲主题是《尼姑思凡》。与《金刚怒目》和《菩萨低眉》相比,《尼姑思凡》一下子从兜率天到了人世间,从理想主义到了现实主义;这次演讲,他强调了金钱的重要性,认为知识分子不要看不起钱,因为有钱,才能不为五斗米折腰,有钱也能保证精神自由。
 
我见李大师,正是拜《尼姑思凡》所赐。2005年,因为恰逢复旦大学百年校庆,李大师的演讲是校庆系列学术盛宴中的一道大餐。为了写今天的纪念文章,我又在网上找出来当年李大师在北大、清华和复旦演讲的文稿。读了之后,再对比之后的时局发展,更是平添斯人已逝、斯言犹在的恍惚感。
 
众所周知,李敖是个桀骜不驯的刺头,邀请他到学校指点江山,调侃古今,组织者总是提心吊胆。所以,按大师自己的说法,他非常感谢凤凰卫视的老板刘长乐先生,是刘先生牵线搭桥,才促成了这次巡回演讲。不过,李大师心里必然亮得和明镜一样,能回故土大陆演讲,并不真正是刘长乐先生能说了算的。但对他来说,感谢刘长乐先生,足矣。
 
后来,又看过他的许多电视节目,比如李敖有话说等等,对大师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作为一名历史家,李敖先生博览群书,博闻强识,视野开阔。李敖坐过国民党的大牢,期间为了给自己辩护,极其认真地自学过法律,所以对打官司和辩论都特别在行。
 
看李敖做节目,一大看点是他的卡片。每次节目,他都会拿一摞卡片,一张一张翻,一张一张讲,据此常常会颠覆人们对某些事情的一贯认知。
 
由于考据功夫极好,他总是能从故纸堆里找到常人无法找到的证据;因为雄辩,他总是能让对方哑口无言,侧耳倾听。即便有时候你觉得他强词夺理,近似诡辩,但也奈何不得。
 
有一点必须明白,李敖所有的卡片,万变不离其宗,加起来都是在论证同一个命题:李敖是大师。李大师不但认为自己历史学得好,而且是古往今来白话写作第一人。
 
这样的自吹自擂,搁作任何其他人,都可能会让人觉得恶心,但李敖说出来了,却会让人觉得非常自然。这也是一种特殊的魅力。唯一的解释,腹有诗书气自华,李敖乃是真大师。
 
李敖不但做学问厉害,泡妞也是一绝。据说,风流倜傥的李大师,女朋友不下十几位。最著名的有胡茵梦,绝对的大美女,但两人结婚不久就离婚了。李敖看女人,首看色相,绝对是登徒子好色赋的当代传人。
 
或许是交往美女比较多,李大师对现在的“女神”们颇不以为然。听到人们称汤唯是女神,李大师的反应,只能用“出离惊诧”来形容。客观地讲,称汤唯为女神,并不算过分。但大师的色性标准,高人一等。
 
李敖不光爱女人,还热心政治。但在台湾政坛,李敖整一个“混不吝”,完全不遵守岛内的政治规矩。作为一名历史家,李敖认为台湾的分治,就和历史上的南明朝廷一样,回归大陆是历史必然。正因如此,他和台湾当局经常会发生激烈冲突。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一件事,就是李敖做“立法委员”的时候,就台湾军购案质问台湾当时的“军方负责人”李杰。期间,李敖将台湾说成美国第一岛链的“看门狗”,质问“看门狗”为什么还要自带狗粮。
 
就这样,李敖说台湾是狗,李杰说台湾不是狗,你来我往,争执不下。但面对李敖的伶牙俐齿、巧设陷阱,老实人李杰被搞得完全无法招架,极其狼狈。
 
在那场质询中,李敖展示过一张照片,里面是个三轮车,借此他阐释了一个“三轮车理论”。在他看来,台湾从美国买武器和大陆搞军备军赛,就好比三轮车追汽车,结果只能是越追越远。
 
李敖有鲜明的政治观点,但他的三轮车理论却是超然政治的,值得岛内民众深思。
 
对于台湾的政治人物,李敖看得上眼的人很少。从两蒋到李登辉、阿扁、马英九、蔡英文,悉数骂个遍。但有意思的是,他却少见地赞扬了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认为他行政能力最强,是台湾领导人的最佳人选,但可惜却造化弄人,无缘担任台湾“总统”。大师的看法,总是和常人不一样。
 
李大师另外一个颇具争议的观点,是抨击西藏农奴制。他用翔实史料,说明解放前的西藏,并不像很多人描写的那样田园牧歌,而是非常黑暗恐怖的政教合一。
 
他由此认为,西藏问题,全世界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解决。在他看来,来自文明世界的他,不可能从西藏那边学到什么东西。
 
毫无疑问,这些观点是颇具争议的。有人赞赏,有人愤怒。李大师与某位长者同龄,都信奉过午不食;虽然李大师认为自己身体更加健康,但在生命竞赛中,永不服输的李大师却首先退出竞技场。
 
大师不信佛,但在那位同龄者看来,人死了,不过是换个臭皮囊,重新轮回一圈罢了。真正的修炼,是看谁能度己度人,超脱轮回。大师已去,无言以对。
 
前几天,我曾经写过一篇推文,探讨“人才辈出”。但有心人可能也发现,天才的离去也似乎结伴而行。
 
前几天,这个世界失去了试图解释宇宙起源的霍金,今天我们又失去了白话写作古今第一的李大师。不知道伶牙俐齿的李大师,遇到只会转动眼球的霍金,如何进行交流。但正如拈花微笑,大师之间的交流,或许根本不需要语言。有大师结伴,西行之路并不寂寞。
 
谨以此文祭奠李敖李大师。
 
呜呼哀哉 伏惟尚飨
 
公元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