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二:电话及短消息与飞信及微信之关系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二:电话及短消息与飞信及微信之关系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现在,微信的成功已经成为神话。但回头去看,飞信在许多方面,实际上已经具有微信的雏形。飞信,不但已经对接互联网,而且开发者也一定有了互联网时代的经济思维。更加重要的是,与微信相比,电讯三兄弟有一个不可比拟的天然优势,那就是后来的每个微信用户,都是他们的用户。最终输给腾讯,就好像是兄弟三邀人打麻将,每家都拿着一副好牌,却勾心斗角,结果让外人来了个清一色。真可谓,急匆匆三家分晋,未曾想秦扫六合。

     

昨天讲了超女和短消息的故事,今天的主题则仿照鲁迅先生,讨论电话及短消息与飞信及微信之关系。

现实生活中,人际交往是个挺微妙的事。熟人之间,又无欲无求,自然可以拿出手机就拨打对方号码。但如果时间太晚,或者对方是威严的上级,或者是昨天刚刚吵翻的发小,打不打电话,就让人犯难。打吧,人家不接,怎么办。即便接通了,怎么说,也是难办。许多话,想说,可能没有机会说;真等到有机会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这时候,发个短消息,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一方面,不怕别人收不到,可以避免不接电话的尴尬;另一方面,也不用太担心别人高不高兴,高兴了,回个短消息,一来二去,再不尽兴,打电话也不迟,若不高兴,就当作没有收到这条短消息吧。由此可见,短消息作为一种技术创新,具有电话难以替代的社会价值。

只要有重要的社会价值,就可能被用作企业间竞争的重要手段。分析短消息,必然牵涉到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后来又有了中国电信)。现在,大家应该已经很熟悉网络外部性这个概念了,意思是消费者购买某种产品或者使用某种服务能够得到的好处,与已经购买这种产品或者使用这种服务的人数正相关。通讯业务正是有这样的显著特征。加入一个通信网络,已经加入的人越多,你打电话可以找到的人也越多,也会有越多的人可以打电话找到你(这里暂且假设任何骚扰都让你感觉更好,一笑)。比如说,拿着一个没有sim卡的手机,除了看看时间,估计没有太大用场。而要看时间,可能还比不上电子手表,因为一两天就没电了。

移动和联通的竞争,与移动出行中快的与滴滴的平台竞争一样,每一家都希望能做大客户基础,触发网络规模优势背后的正反馈机制,干掉对手,赢者通吃。但做到这一点,有一个前提条件,即两家公司,或者两个平台的网络互不兼容、互不相通。

快的和滴滴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客户的多栖(multi-homing),平台两端的客户,不管是的哥,还是乘客,都可以同时安装滴滴和快的,结果两家网络规模一样,谁家补贴多,我就用谁的。阿里和腾讯,既然谁也别指望耗死谁,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资本说话,两家合并。

而移动和联通做不到这一点,则是因为政府的“互联互通”规制。所谓“互联互通”,就是不管谁家用户,都可以不受歧视地接入另一家公司的用户。举例来说,就是移动不能阻止联通用户给移动用户打电话(网间通话),而且收费标准也不能高于移动用户对移动用户打电话(网内通话);反过来也是一样。但最开始并不是这个样子。联通的133用户,要给移动的138用户打电话,不但收费标准更高,有时候还打不通,您拨打的网络忙,很让人捉急。容易理解,由于初始客户基础更大,不互联互通会让移动享受巨大的网络规模优势,进而会吸引更多用户加入移动的网络;如此循环下去,正反馈机制将被触发,则联通休矣。但这种情况至今并未发生,为什么?因为在政府妈妈眼里,移动和联通,都是亲生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兄弟打架,你补贴,他也补贴,亏得都是自家的钱;谁把谁打死,谁被谁打伤,当妈的心里都不好受。兄弟之间,有什么问题讲不通,妈来协调;怎么协调,互联互通!妈要通话的互联互通,于是就有了通话的互联互通。

但是,兄弟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移动大哥还是惦记着,怎么样利用自己更大的客户基础击垮联通小弟。短消息技术出来后,大哥开始如法炮制,跨网用户之间发短消息,不但收费标准高于网内用户之间,而且很多时候收不到,这多耽误事儿。既然大哥如法炮制欺负小弟,当妈的也不含糊,如法炮制进行协调。怎么协调,互联互通!妈要短消息的互联互通,于是就有了短消息的互联互通。

但是,兄弟之间的矛盾始终存在。移动大哥总是惦记着,怎么样利用自己更大的客户基础击垮联通小弟,以及妈后来又生的电信小弟。这次,大哥看到了互联网,想到的法子是飞信。对联通小弟和电信小弟来说,飞信简直就是一把飞刀。大哥耍飞刀的套路是,只要是大哥的用户,下载一个pc客户端,注册一下,就可以免费地往手机发短消息。但记住,只能往大哥的用户发,只能往大哥的用户发,只能往大哥的用户。没错,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三遍。大哥耍飞刀的套路,和之前相比,形式虽然不同,但目的却完全相同。不让两个小弟和自己分享客户基础,希望触发正反馈机制,干掉两个小弟,赢者通吃。

两个小弟自然很不高兴,等着妈来协调。但这一次,还没有等到妈来协调,大哥的飞刀却被一个奇怪的动物给没收了。这个奇怪的动物,是一只来自于遥远南极的企鹅,用的招数很炫,比如打飞机啦,节奏大师啦,等等,当然也有个很酷的名字,叫微信。Wechat,意思是我们来聊天吧。聊天,怎么个聊法?除了一点点流量费,算是免费聊吧,而且没有70个字的限制。这个聊天神功,可了不得,妈的三个孩子,不管是大哥、二弟,还是三弟,很快被聊得身受重伤,气血大亏。根据度娘提供的小道消息,三家电信运营商的短信收益,近年来基本上每年都以一个跌停板的速度指数下降。

现在,微信的成功已经成为神话。但回头去看,飞信在许多方面,实际上已经具有微信的雏形。飞信,不但已经对接互联网,而且开发者也一定有了互联网时代的经济思维。更加重要的是,与微信相比,电讯三兄弟有一个不可比拟的天然优势,那就是后来的每个微信用户,都是他们的用户。最终输给腾讯,就好像是兄弟三邀人打麻将,每家都拿着一副好牌,却勾心斗角,结果让外人来了个清一色。真可谓,急匆匆三家分晋,未曾想秦扫六合。

飞信为什么会功败垂成,我们以后再讲。单说微信。微信的成功,让腾讯市值冲破4万亿港元,已经超越脸书(facebook,非死不可?),跻身全球前五。在腾讯市值节节高升的过程中,稳坐鹅背的人欣喜若狂,早早跳下鹅背的人却遗憾不已。在许许多多遗憾的人中,有一个注定是最遗憾的,那就是小超人李泽楷。看着腾讯市值义无反顾地往上冲,他是否很想看星爷的《大话西游》,然后像至尊宝一样,默默地念叨:

曾经有百分之二十的宝贵股份拿在我手里,我却没有珍惜,等反应过来,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说三个字:我不卖。如果非要给这态度加个修饰语的话,我希望是…请打死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