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纳什眼中的川普,一个理性的疯子

纳什眼中的川普,一个理性的疯子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五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唐纳德·川普,美国现任总统,也是美国的地产大亨。
 
  纽约,芝加哥,许多地方都能看到高高耸立的Trump Tower。
 
  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激烈商战中,川普存活下来,并且变成了超级富翁。说他弱智,或许首先要检讨一下自己的智商。
 
  作为总统的商人,或者作为商人的总统,川普之所以如此疯狂,乃是希望得到一个疯狂的标签。面对疯狂的理性,被认为疯狂,反而有可能得到更多,这是一种理性的疯狂。
 
  众人皆理性,唯我独疯狂;
 
  疯狂即理性,理性即疯狂。
 
  疯狂的川普
 
  唐纳德·川普,美国现任总统,许多人眼中的疯子。且看他的疯狂:没上台,就宣称要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建造一个阻止偷渡的美国长城;2017年1月23日,一上台就取消奥巴马苦心经营、旨在重返亚太的TPP;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致力于可持续发展、消除贫困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威胁的巴黎协定……2018年1月22日,批准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板征收保护性关税,将“双反”大棒既挥向中国,也挥向盟友韩国;俗话说,君无戏言,但2018年1月26日,川普大人自扇耳光,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间隙,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将告诉你一个大新闻。如果能敲定一个比之前好得多的协议,我会加入TPP”。
 
  理性的纳什
 
  许多人都看过《美丽心灵》,一部极具感染力的美国影片,讲述了约翰·纳什传奇、伟大、曲折、饱经磨难而又让人感动不已的一生。
 
  约翰·纳什,天才的数学家,现代博弈论的奠基人。1928年6月13日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1950年,在爱因斯坦曾经工作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获得博士学位。年仅22岁的他,在那篇仅有27页的博士论文中,创立了后世所谓的“纳什均衡”,也即让其最终荣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博弈理论。
 
  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踏上充满鲜花和荣誉的学术之路时,却不幸罹患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无休止的治疗,出院,治疗,让纳什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以至于成为普林斯顿校园中人们避之不及的幽灵。
 
  1994年,迟到的诺奖桂冠终于落在66岁的纳什头上;可能是诺奖具有神奇的疗效,晚年的纳什渐渐恢复了理性。
 
  但令人唏嘘不已的是,2015年5月23日,纳什夫妇乘坐出租车,司机超车失控,没有系安全带的纳什夫妇,遭遇车祸,不幸逝世。
 
  纳什眼中的川普
 
  介绍完了川普和纳什,开始说今天的主题。这已经完全包含在文章标题里了。天上的纳什看地下的川普,听起来好像是“关公战秦琼”,完全不搭界的事情,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纳什和川普,放在一起,就是疯狂的理性和理性的疯狂。
 
  在纳什的眼中,川普是一个理性的疯子。
 
  当疯狂的猴子遇上理性的八戒
 
  话说悟空和八戒,一起在五庄观偷了100个人参果,放在木桌子上,想着怎么分赃,当然谁都想分的越多越好。为了保证公平,他们设计了一个机制。划拳,谁赢了,谁来制定分赃方案。对于这个方案,另一方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接受了,万事大吉;不接受,就掀桌子,人参果掉到地上,倏地就不见了,谁也别想得到。
 
  石头剪刀布,结果八戒赢了。猴子对八戒说,夯货,做猪不能心太贪,分果子可要公平点,否则俺老孙可要生气掀桌子了。
 
  话说老猪当天蓬元帅的时候,曾经研究过天书博弈论。“习天书,学兵法,易如反掌”,他认为猴子的威胁是不可信的。于是,他想到的分配方案是,老猪99个,猴子1个。他想,面对这个方案,猴子肯定觉得不公平,会非常生气。但没关系,按照天书里面的“子博弈完美”招数,事已至此,猴子接受这个方案,还能得到一个人参果,而掀桌子不干,连一个都得不到。所以,对猴子来说,接受比掀桌子好。
 
  老猪之所以这样推理,依照的是天书心法,“疯狂的理性”,即每个参与博弈者,都是超级理性的。在刚才的例子里面,老猪实际上还是挺仁慈的,不要说分给孙猴子一个人参果,即便是将吃剩的一点点果皮分给猴子,猴子都不会掀桌子。
 
  但实际上,老猪当年为追求嫦娥,还刻苦钻研过心理学。深谙心理学的老猪,最终给出的分配方案是,老猪80个,猴子20个。
 
  为什么?因为老猪太了解猴子的脾性了。他知道,这个雷公嘴,脾气火爆,做事不计后果。想当初大闹天宫,一脚踢翻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这才有了后面翻越火焰山的大麻烦(不要太在意五庄观和火焰山的先后次序啦,九九八十一难,师徒四人早就剧透了)。虽说猴子这几年受观音姐姐点化,脾气小了不少,但猴心不定,禀性难移,没有成斗战胜佛,就没有“心如死灰”,内心就依然有一只疯狂的猴子。所以,猴子说掀桌子,那可不是空头威胁;一掀桌子,猴子的人参果固然没有了,但俺老猪的损失更大。
 
  但为什么20个人参果猴子就不掀了呢?因为老猪也清楚地知道,猴子的另一个性格是愿赌服输,他所说的公平,不是要绝对的公平。在猴子看来,石头剪刀布,七十二变搞不过三十六计,乃是天意,俺老猪多吃几个也公平合理,童叟无欺。果真,猴子接受了20个人参果的分配方案。
 
  这时候大家会惊异地发现,在人参果的分配博弈中,理性的猴子,最多只能得到1个人参果,而疯狂的猴子,则可以得到20个人参果。
 
  著名经济学家曼昆有一本流行的教材,叫《经济学原理》。他列出了十大原理,第五条是“交易能让每个人境况都得到改善”。在笔者看来,作为原理,这句话既不严谨,也不充分。
 
  说不严谨,是“让每个人”的限定语言过其实,1914年,日德战争之后,德国把山东的特权让给日本,最多说德国和日本同时获益,但中国遭受损失,却确定无疑。
 
  说不充分,是因为不光这条原理,其他九条原理,都没有好好讨论交易剩余的分配问题。现实世界中,个人不光关心交易能够造成总体福利的提高,或许更加关心自己能够从中分配多少。分配蛋糕,与做大蛋糕,并不总是协调一致。有时候,个人、企业乃至国家,会因为分配蛋糕,耽误了做大蛋糕。
 
  疯狂,是为了疯狂的标签
 
  商人出身的川普,当然比谁都清楚,自由贸易会在总体上提高世界福利。但他更想要的是,第一,他的铁杆粉丝,被称为美国铁锈地带的选民是否在国际贸易中得到改善;第二,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想得到更多更多,这样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但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对于已经达成的交易,利益分配是一个零和博弈,一方所得,即另一方面所失,美国要得到更多,其他国家就要让渡更多。
 
  川普自然可以威胁其他国家,如果不给我更多,我就会取消贸易,取消贸易,大家一起完蛋。但其他国家如何应对?
 
  面对理性的川普,谁都会认为,这个威胁不过是空头威胁,和现状相比,取消贸易,固然于我不利,但美国也同样受损。
 
  但面对疯狂的川普,除非疯狂对疯狂,理性的对手,退让将成为最佳的选择。
 
  要让别人相信自己疯狂,川普也是够拼的。取消TPP,退出巴黎协定,勒索韩国……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渐渐地被贴上了疯子的标签。疯子,常人避之不及,但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有了这个标签,他才能在各种谈判过程中,面对疯狂理性的对手,享受理性疯狂的好处。
 
  疯狂的理性 VS 理性的疯狂
 
  经济学被称为社会科学的皇冠。与其他社会科学相比,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强大之处,在于疯狂的理性。
 
  约束下求最优,一招鲜吃遍天下,经济学借此入侵到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造就了“经济学帝国主义”。
 
  但经济学也被戏称为“屠龙术”,看似高深,实则无用,龙之乌有,何处屠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究其原因,依然是疯狂的理性。
 
  绝大多数经济模型,假设每个人都能按照天才花数年之功才能搞清楚的复杂机制进行决策、博弈,而且,即便是风吹草动,他们也可以对此做出即刻的最优反应。这是何等疯狂的理性!
 
  疯狂的理性(irrational rationality),反过来,则是理性的疯狂(rational irrationality)。在理性崇拜者眼中,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是疯狂的。但殊不知,这种疯狂,可能是理性的疯狂。
 
  约翰·纳什,普林斯顿的数学天才,22岁就完成了现代博弈理论的奠基贡献。但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他深受精神分裂的折磨,分不清现实与癫狂。迟暮之年,他渐渐恢复理性,荣膺诺奖,得到了早该属于他的各种荣誉。但造化弄人,纳什夫妇最终死于一场疯狂的车祸。
 
  唐纳德·川普,美国现任总统,也是美国的地产大亨。纽约,芝加哥,许多地方都能看到高高耸立的Trump Tower。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激烈商战中,川普存活下来,并且变成了超级富翁。说他弱智,或许首先要检讨一下自己的智商。作为总统的商人,或者作为商人的总统,川普之所以如此疯狂,乃是希望得到一个疯狂的标签。面对疯狂的理性,被认为疯狂,反而有可能得到更多,这是一种理性的疯狂。
 
  众人皆理性,唯我独疯狂;
 
  疯狂即理性,理性即疯狂。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