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四:守旧还是创新:谁说了算?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四:守旧还是创新:谁说了算?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同样是在位者,有的强者越强,从强大走向伟大;有的则盛极而衰,从强大走向消亡。何种走向,要看是遏制创新的阿罗效应占优,还是鼓励创新的熊彼特效率效应占优。
 
  如果在位者垄断地位牢不可破,比如受到行政性壁垒保护,则阿罗效应占优;如果在位者时刻面临挑战者的进入威胁,它就必须不断创新以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则熊彼特效应占优。
 
  在互联网时代,一些看起来牢不可破的行政性垄断,遇到突如其来的跨界竞争,立刻会变成二战时期的马奇诺防线,貌似强大,一旦入侵者迂回绕开,一点用处都没有。
 
  到底是自我替代,或是被别人替代,最重要的决定因素还是熊彼特所强调的企业家精神。
 
  替代效应:射杀创新的上帝之箭
 
  这里要说的是现代经济学中的一位超级大神,肯尼斯·阿罗(Kenneth Arrow)。Arrow,英文的含义是箭。和他的姓氏一样,阿罗发现,在创新过程中存在一种“上帝之箭”;被这只箭射中,再强大的在位者,也会因为缺乏创新激励而走向平庸。这只射杀创新的上帝之箭,经济学称之为阿罗效应,也叫替代效应。
 
  创新是打破常规,革故鼎新,一个市场在位者,要创造、采用新技术,往往就要替代老技术,以及与老技术相对应的既得利益。既得利益越大,越牢不可破,在位者越没有积极性创造和采用新技术。
 
  日常生活的许多大白话表达了类似的道理。白纸上好写字。因为一张纸,如果已经写得密密麻麻,再要写,就必须把原先写的字擦掉,费时费力。
 
  两个人打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显然不是说穿着鞋打架不方便,和光脚丫子比,穿皮鞋踩人一脚更疼更有杀伤力;而是说,穿皮鞋的人已经拥有更多, 一旦打输了,失去的也将更多。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写的很清楚,为什么无产阶级最具革命性,是因为他们“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创造性破坏:来自维也纳坏小子的恶作剧
 
  这里要说的是熊彼特,现代经济学的另一位超级大神。
 
  熊彼特,1883年2月8日出生于奥匈帝国;同一年,3月14日,卡尔·马克思逝世;6月5日,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出生。
 
  熊彼特自幼在维也纳读书,性格叛逆,被称为维也纳坏小子。维也纳坏小子给自己的人生定了三个小目标:做维也纳最完美的情人、欧洲最出色的骑手、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
 
  后来,熊彼特曾经慨叹,三个小目标,只实现了两个,但没有说到底是哪个目标让他抱憾终身。
 
  虽说《经济发展理论》、《经济周期》、《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经济分析史》一系列皇皇巨著,足以让他跻身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列,但天才的心思和标准,只有上帝才晓得。
 
  现在国家提倡创新驱动,谈创新,必谈熊彼特。在熊彼特看来,经济增长的本质是由企业家主导的“创造性破坏”过程。创新也不限于技术创新,而是一个更加宽泛的经济概念,新产品、新生产流程、开辟新市场、控制要素来源、以及新组织,都是创新。
 
  在创造性破坏的过程中,与潜在进入者相比,在位者具有更高的创新激励。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新技术利润更高,而是因为只有创新才能保住自己的既有利润。一旦竞争者创新成功,它们就会借此进入市场,在位者就会被替代,或者至少失去垄断地位。
 
  竞争总会导致利润耗散。多个竞争者的利润之和,总是小于只有一个企业的垄断利润;这意味着,在位者为保护垄断地位的创新激励,会高于潜在竞争者为进入市场的创新激励。
 
  守旧还是创新:当阿罗效应遇到熊彼特效应
 
  同样是在位者,有的强者越强,从强大走向伟大;有的则盛极而衰,从强大走向消亡。何种走向,要看是遏制创新的阿罗效应占优,还是鼓励创新的熊彼特效率效应占优。
 
  如果在位者垄断地位牢不可破,比如受到行政性壁垒保护,则阿罗效应占优;如果在位者时刻面临挑战者的进入威胁,它就必须不断创新以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则熊彼特效应占优。
 
  在互联网时代,一些看起来牢不可破的行政性垄断,遇到突如其来的跨界竞争,立刻会变成二战时期的马奇诺防线,貌似强大,一旦入侵者迂回绕开,一点用处都没有。
 
  到底是自我替代,或是被别人替代,最重要的决定因素还是熊彼特所强调的企业家精神。
 
  腾讯引入Wechat,是典型的创造性破坏,用户引流、自我替代,革了QQ的命。通过更换品牌,Wechat成功消除了QQ用户和MSN用户之间的身份认同差异,把他们都变成自己的客户基础,由此引爆了网络外部性所蕴含的正反馈机制,彻底扑灭了MSN抢夺中国市场的希望,也彻底阻断了飞信走向互联网的道路。正是勇于自我革命的企业家精神,让腾讯从强大走向伟大。
 
  许多曾经强大的企业,之所以从强大走向消亡,是因为面对潮流的变化,眷恋于已有收益,不能自我革新,面对时代洪流,过高估计自己的护城河,终将被潮流吞没。
 
  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大;山不拒细壤,方能就其高。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得屌丝者得天下。
 
  微软在中国推广MSN的过程中,显然忘了它是如何凭借开放和兼容性,曾经差点让封闭、高冷的苹果命丧黄泉。
 
  至于飞信,不可谓没有创新性,也具备一统江湖的天时地利人和,但免费、开放、兼容的互联网逻辑,与飞信置身其中的僵化体制格格不入。决策者贪恋与短消息相关的蝇头小利,将飞信定位于狭隘的电信竞争领域,而不是让其驶入广阔的互联网蓝海。格局不够,决定了飞信终究只能是中国互联网发展进程中稍纵即逝的一朵浪花。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