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 | 徐达大概的确死于白马汗

五分钟经济学 | 徐达大概的确死于白马汗

提要
尽管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徐达死于白马汗或蒸鹅肉值得怀疑,但从信号传递角度看,徐达大概的确是死于白马汗或者蒸鹅肉的。

根据中医的说法,背生疮疽,讳吃鹅肉,而遇白马汗也是必死无疑。所以,关于大明元帅徐达之死,历史上有两种传说。其一,徐达生病,朱元彰故意赐白鹅给他,徐达吃鹅肉背疮迸发而死;其二,徐达生病,洪武骑着白马去看望他,然后饱含深情地拿着饱浸白马汗的毛巾给徐达擦伤,结果也是徐达背疮迸发而死。
 
不管哪一种传说,若再经由单田芳老先生这样的评书大家二次加工,听起来就更加活灵活现了。传说或者评述听听也就罢了,但关于中医存废的两派人却为此吵得不可开交,问题的关键是辩论蒸鹅肉或白马汗是否真的可以将身患背疮之人置于死地。
 
只要是中国人,大抵都听过也体验过“发物”的功能。有炎症的时候,中医会告诫病人不能吃“发物”的,否则就会病情加重。
 
至于“发物”的分类,则完全是人们长久以来的经验所得,好像没有什么普遍规律科研。比如说,乌鸡、鹅、海鲜、羊肉都是热性的发物,但鸭、猪肉、牛肉等就是凉性的,不会加重发炎。
 
以我自己的切身体验,发物可能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印象中不止一次,感觉虹膜有发炎征兆时,如果多喝水,多吃凉性食品就不会真的发炎,而一旦吃了海鲜和羊肉之类的发物,则几乎必定导致会导致虹膜炎。
 
至于蒸鹅或者白马汗会导致背疮迸发,我就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了。但中医的反对者,比如方舟子先生则对此说法嗤之以鼻,并从现代医学角度列举了很多证据说明为何这些说法都是伪科学。
 
尽管从现代医学角度考察徐达之死的原因有其可敬的一面,而且我也不太相信中医里面那些玄乎又玄的东西(鲁迅先生就提供了精彩的蟋蟀案例),但说到徐达之死,如果朱重八真的给他送过蒸鹅或者用白马汗给他擦过大背疮,则由此可以推断,徐达“大概的确死于白马汗或者蒸鹅肉的”。
 
只不过,我们做出论断的依据,却不是中医,而是信息经济学。因为如果朱重八真的给他送过蒸鹅或者用浸透白马汗的毛巾给他擦过大背疮,徐达元帅就必然是气未断而心先死了。
 
按照民间传说来推演,在徐达之死上,白马汗或蒸鹅肉是不是真有那么毒,实际上一点都不重要,而最关键之处是人们“认为”大背疮遇到白马汗或蒸鹅肉必死无疑就够了。进一步,在没有现代医学的明代,这种“观念”应该是人们的“公共知识”,而这个公共知识也就宣判了徐达的死刑。
 
不妨将“大背疮遇到白马汗或蒸鹅肉必死无疑”成为死亡定律D;而所谓“公共知识”,就是朱重八知道死亡定律D,徐达知道死亡定律D,朱重八知道徐达知道死亡定律D,徐达知道朱重八知道死亡定律A,...如此无限。一旦徐元帅和朱重八有了个这个公共知识,它就可以成为信号传递的一种工具。
 
可以设想一下,身患大背疮而痛苦不堪的徐达趴在床上,这时候朱重八骑着马而不是坐着轿子跑过来探病,并且无微不至地拿出自带的毛巾给徐元帅擦背。在一般人看来,皇帝给自己擦背那是何等的荣耀,而徐元帅对此自然也是千恩万谢,吾皇万岁万万岁。
 
但在朱重八骑着马走了之后,多个心眼的徐达问他的家人,这大热天皇帝骑什么马来的啊?听到家人说出“大白马”的时候,徐达的心里一下子就变得拔凉拔凉的。
 
为何?大热天,骑白马,搭在马背上的毛巾必然是浸透了白马汗的啊!而在“大背疮遇到白马汗或蒸鹅肉必死无疑”的公共知识下,拿浸透白马汗的毛巾给自己擦背,那不就相当于是亲自过来给自己下了道“请你自裁”的圣旨吗?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朱重八走了之后,徐元帅就开始明明白白地安排后事了:他知道自己的死已经不可避免,而晚死不如早死;早死还可以给子孙积点德,让他们因为没有威胁而存活下来。这样,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代英才徐达将军就因为翻身不小心导致背疮崩裂而一命呜呼了。
 
实际上,利用这种公共知识作为信号传递的机制,在现实生活中再普遍不过了。比如说,送玫瑰表达爱慕之情就是一个公共知识。如果男孩子对女孩子心生仰慕之情而又难以启齿,他可能会羞答答地在女孩子生日送上一束玫瑰,女孩子也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含义了。长在花圃里,玫瑰是最无情感的东西,不知风吹代表什么情感,也不知雨打代表什么情感;但一旦到了有情人的手中,它立刻就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
 
当然,我们也可以给出许多因为缺乏共同知识而“协调失败”的例子。金庸先生的小说就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每当新的丐帮帮主登基之时,所有的乞丐都要向帮主吐一口浓痰(恶心吧)。对于入帮已久的叫花子而言,这是公共知识,但对于黄蓉而言,她却不知道,而只知道这是很恶心的事情。
 
类似地,我读硕士时有个同班同学,对某某菇凉同学心生仰慕之情,但一天看到菇凉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就心灰意冷悻悻然作罢了,认定这必定是名花有主的了。但后来毕业散伙饭,那位菇凉好像依然单身。所谓酒壮怂人胆,这哥们乘着喝了点酒他问那位菇凉,你们对戴戒指有什么看法,结果菇凉说,没什么看法呀,随便戴呗。
 
最后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种通过共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以及社会禁忌来传递信息的方法,经济学家已经有很多分析,关联均衡的提出者Robert Aumann还因此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