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西游之权力的游戏|八戒成为菩萨的原因居然是调戏嫦娥?

西游之权力的游戏|八戒成为菩萨的原因居然是调戏嫦娥?

 

之前已经讲过唐僧和猴子的前世今生,今天再说说八戒。八戒当然有很多身份或名字,比如天蓬元帅、悟能、八戒、呆子、夯货、猪刚鬣、高老庄女婿、以及净坛使者。众所周知,八戒这个名字,是因为唐僧知道他不吃五荤三厌,就起了个喊起来比较亲切的别名。既然讨论任何人和事总要有个称呼,我们就姑且以八戒来称呼八戒吧。但还是那个著名的道理,八戒者,非八戒,名八戒而已。
 
有牛人说,读西游记应该倒着读。这很有见地。我们不妨也这样来梳理一下八戒的今生前世。话说西游折子戏闭幕,终极大Boss佛老给几个演员论功行赏。唐僧和猴子因为出身尊贵,分别加冕成为旃檀功德佛和斗战胜佛,果位榜上恰好排在折子戏执行导演观音菩萨之前。这在之前已经专门讲过了,这里不再赘述。
 
轮到八戒,大Boss的颁奖词是这样说的:
 
【猪悟能,汝本天河水神,天蓬元帅,为汝蟠桃会上酗酒戏了仙娥,贬汝下界投胎,身如畜类,幸汝记爱人身,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圣僧在路,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
 
看了这个颁奖词,你一定会笑倒,搞了半天,所谓“净坛”,不还就是一头猪吗?但你可能就大错特错了。这个净坛使者,可是一头菩萨级别的皮哥哥。你看,果位榜上写的清楚,最后三位分别是南无净坛使者菩萨、南无八宝金身罗汉菩萨、南无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八戒,沙僧和白龙马。如果你觉着净坛使者听着不入耳,似乎还比不上八宝金身罗汉菩萨好听,但长幼有序,“官大一级压死牛”,净坛使者可是排在八宝金身罗汉前面的!
 
如果再想想,你还会发现,在所有的果位榜职务之中,净坛使者可能是最实惠的。八戒开始听到颁奖词,是有些不开心,直向大Boss嚷嚷:“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于是,大Boss就做了个简明扼要的解释:“因汝口壮身慵,食肠宽大。盖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大Boss的解释,换成现在的话说,八戒的任职实际上是个肥差,相当于内务府总管,一切众生之类向大Boss的供奉,都要经过八戒之手,而且可以供八戒随意享用。
 
下面的问题 ,大Boss为何要给八戒这样的安排呢?从颁奖词看,八戒的主要功劳是挑担子,应该是火烧了福陵山云栈洞之后,从高老庄一直挑到了西天。万里迢迢,对于我们凡俗之人来说,光走路就够呛,挑个担子就更是困难了。但别忘了,八戒即便被玉帝贬下凡间,投胎运气不好变成了猪样,但功力依旧,还是会三十六天罡变化,能腾云驾雾,绝非凡俗之辈,至于挑个基本上空空如也的道具担子,更是不在话下了。所以,与其说八戒是因为挑单有功而被封为净坛使者,还不如说因为要封八戒为净坛使者,才给他在取经团队安排了个挑担子的任务。
 
讲到这里,我们需要岔开一下,讲一讲因果问题。佛教徒讲因果,哲学家讲因果,经济学家也将因果(causality)。
 
佛教徒将因果报应,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只有“种诸善根”,“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才在未来世有可能“方得成佛”;所谓成佛,就是彻底觉悟了,跳出因果循环,不再承认轮回之苦。
 
因果报应经常被人批评,说你看“好人命不长,坏人千年在”,但与道教相比,佛教的高明之处是不单纯讲“现世报”,而是将因果报应转化成了难以验证的今生与来世,乃至无数来世之间的“无穷世”博弈。
 
由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是没报,时候没到,今世没报,来世再报。
 
不但佛陀讲因果,亚里斯多德也讲因果。
 
亚氏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天为何要下雨?在他看来,天之所以下雨,是因为不下雨的话,地上就没有植物;没有植物,就没有动物,最终也就是没有人了。一句话,天之所以要下雨,是因为“天生万物以养人”。
 
对这个解释,你一听或许就笑翻了。因为按照现代科学,你当然认为下雨是地球生物圈水循环的结果。所谓“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阳光照射大地海洋,水汽蒸发,变成云雾,然后受冷凝结,又以雨雹雪霰霰的形式,降落到陆地或者海洋,如此不断循环。
 
一个很值得反思的现象,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很多都是在讲亚里斯多德的“不靠谱”,比如著名的两个石头的故事。但实际上,亚里斯多德当然没有那么浅薄,要知道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学科分类,最终都可以追溯到他老人家那儿的。
 
这里要特别强调,亚里斯多德关于下雨的解释,乃是一种“目的论”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也正因如此,亚里斯多德后来被基督徒奉为圣徒。为何?他“天生万物以养人”的解释,以及他关于世界第一推动的解释,可以很方便地,也的确被后来的基督徒们直接用来论证上帝的存在以及上帝的仁慈了。
 
不但亚里斯多德讲因果,经济学家也讲因果。
 
实际上,按照Angrist在流行的教科书《最无害的计量经济学》(Most harmless econometrics)中的解释,计量经济学家尽管也大量使用统计分析工具,但他们与纯粹的统计学家有本质区别,而这个区别就在于,面对数据,经济学家不止步于各个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而是要探寻它们背后的因果关系(causality)。
 
但“识别”(identify)变量或者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谈何容易!从认识论的角度看,人们一般总是先发现或者猜测相关关系,然后才去识别因果关系的。
 
这样就出现了格兰杰(Granger)因果检验,基本想法是,两个变量A和B,如果我们总是发现先是A出现,然后B就出现了,那么,我们就说A是B的格兰杰原因。但很显然,格兰杰因果可能并非真正的因果关系。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闪电和打雷。雷雨天,我们总是先看到闪电,然后才听到打雷,也就是说闪电是打雷的格兰杰原因。但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闪电和打雷,实际上是一个妈生的“双胞胎”,都是正电荷和负电荷碰撞湮灭导致的结果,不存在谁是谁的因,谁是谁的果的问题。
 
另外一个有趣的例子的是研发和专利。从数据上,我们基本上都是先观察到研发投入,然后才看到专利申请。这时候你说研发是专利的原因,似乎也没有错,因为的确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研发就没有专利。
 
但如果你是一个企业家,请想想你为何要进行研发投资?一种很可能的原因是,你希望获得由专利保护所产生的垄断利润。这样,从“激励”的角度看,专利反而成了研发在目的论意义上的原因。
 
再一个有趣的经济学例子是我们之前谈到过的具有中国特色的GDP锦标赛。其基本逻辑是,如果与其他地方相比,某个地方的GDP表现相对较好,则这个地方的官员获得政治晋升的概率更高,而经验证据也似乎的确支持了这样的理论预期。
 
但实际上问题并没那么简单。即便GDP的相对表现与晋升概率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也不必然意味着GDP相对表现较好就是更大的晋升概率的原因。因为我们还可以反过来解释两者的因果关系:正是因为想提拔某个原因,于是就把他派到某个更容易出政绩的地方。
 
讲了这么多因果关系,现在回到八戒。很容易发现,对GDP锦标赛逻辑的批评意见,简直就是为理解八戒的晋升量身定做的。而从倒序理解的角度看,我们更相信这样的解释,即不是因为八戒挑单有功而被授予净坛使者的名头,而是因为要给八戒授予净坛使者的名头,才把八戒选进西天取经的草台班子,让他担任挑夫的角色。
 
所以,关于八戒,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为何会被选入西天取经的草台班子呢?
 
大Boss如来给出了一些放在台板上的理由。这些理由有正有反。
 
首先看正面的理由,“汝本天河水神,天蓬元帅”,这句话的精髓之处是一下就点明了八戒加入取经团队之前是天上的干部,本来就是有身份的。这点很重要。
 
之前,我们在“出身与成佛”一章,详细论证了出身对于取经果位的决定性。因为唐僧和猴子本来就出身尊贵,是佛系大佬直系的得意弟子,因而最后成了佛。
 
而这也反过来可以推理,八戒最终得以成为菩萨,身份也是相当尊贵的。实际上,从后面的论证可以知道,八戒真正的身份远不止天蓬元帅这么个道教系的干部职务。
 
然后再看如来给八戒列举的反面理由。按常规来看,这些理由足以说明八戒“劣迹斑斑”,他先是在“汝蟠桃会上酗酒戏了仙娥”,更重要是的是,在保唐僧取经途中,“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不但降妖捉怪偷奸耍滑,出工不出力,而且还动不动就撺掇着散伙,一心想着回高老庄去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逍遥日子。
 
但很奇怪的是,所有这些“心生杂念”,却都四号没有妨碍八戒是唐僧身边的红人,也没有妨碍他最终被大Boss封为净坛使者。
 
先看看为何八戒的劣迹不影响他的升迁。理解这个问题,首要的关键是我们一开始讲的观点,即将西天取经看一场阐释“权力的游戏”的折子戏,而取经团队只不过被精心选择出来的演员,所有的问题就都没有了。
 
在这个折子戏中,不同的演员都有特定的人设,只要把这个人设给演好了,就是大功一件。前面说过,在取经途中,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唐僧的大智慧都体现在坚守自己慈悲为怀的人设,因而一旦这个人设有可能受到猴子“滥杀无辜”的威胁,他就不惜撕破脸,坚定决绝地要将猴子赶出取经团队。
 
那么,八戒在西游折子戏中的人设是什么呢?实际上,大Boss如来对此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这也就是八戒取经途中那些斑斑劣迹。讲到这里,你又会发现,原来“缺点即是优点”。
 
就像一个经典的桥段,有人演秦桧演得太好,以至于下面的看客为古人岳飞担忧,甚至不惜出重手把演员秦桧给打伤。八戒正是这样的好演员。他很好地阐释了凡俗之人身上的贪嗔痴,而这也的确得到了大Boss如来正话反说的高度认可。
 
八戒精彩表演的例子随处可见。
 
比如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话说黎山老母、观音、文殊和普贤假扮成一娘三女儿,名义上说是试探唐僧是否好色,实际上是和八戒一起演一出令人忍俊不禁的舞台戏。
 
为何这么说?因为从一开始,以八戒取经途中的所经所历,以及做天上干部的所见所闻,早就应该知道那“娘四个”肯定不是凡人。为何?这实际上很容易判断:以猴子雷公嘴、八戒大猪头和沙僧黑煞面的样子,凡俗之人见了都早就吓得魂儿都飞了;反过来说,遇到这兄弟三个,还能够气定神闲的,不是妖怪就是神仙。
 
且看这一出戏是如何开场的:
 
【行者正然偷看处,忽听得后门内有脚步之声,走出一个半老不老的妇人来,娇声问道:“是甚么人,擅入我寡妇之门?】
 
迷上眼睛都知道,深山老林,一个寡妇家遇到这三个活煞神,还能显示出这么强大的气场,并且后面还有心情谈情说爱,早就说明她们一定是那些按照剧本来客串表演一下的几个大佬。
 
既然是要演招亲,八戒心中立马明白了,这出戏主要是要靠自己表演了。为何?这是自己的基本人设啊。唐僧师傅必须禅心不动,猴子和沙僧也都不是出演好色之徒的料儿。
 
所以,八戒一边说:“胡说!胡说!大家都有此心,独拿老猪出丑。”另一边就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赤膊上阵豁出去了。
 
果不如所料,八戒被结结实实在树上捆着掉了一夜。众多看戏的大佬们,看到八戒蒙上眼睛,东扑西扑,磕磕撞撞,直到跌得嘴肿头青的样子,一定是捧腹大笑的。这样的好演员,难道不值得嘉奖吗?
 
讲到这儿,我们已经大致可以解释,为何八戒的斑斑劣迹不影响他成为净坛使者,但依然还是没有解释为何八戒会有幸被选入取经团队。要回答这个因果问题,我们就必须详细扒拉一下八戒加入取经团队之前的经历和神脉关系了。
 
一个自然的起点是看八戒的自我介绍。尽管很多地方八戒都向别人自报家门,但基本上也就是说自己曾经当过天蓬元帅,曾经调戏过嫦娥,如此而已,大概算是口头递个名片而已。但有几个地方,主要是遇到自家人了,八戒那可是扎扎实实地介绍了自己的底细的。
 
首先是第十九回《云栈洞悟空收八戒,浮屠山玄奘受心经》。八戒遇到猴子,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不认识,耍威风这样介绍自己:
 
【我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忽然闲里遇真仙,就把寒温坐下说。劝我回心莫堕凡,伤生造下无边孽。有朝大限命终时,八难三途悔不喋。听言意转要修行,闻语心回求妙诀。有缘立地拜为师,指示天关并地阙。得传九转大还丹,工夫昼夜无时辍。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板涌泉穴。周流肾水入华池,丹田补得温温热。婴儿姹女配阴阳,铅汞相投分日月。离龙坎虎用调和,灵龟吸尽金乌血。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功圆行满却飞升,天仙对对来迎接。朗然足下彩云生,身轻体健朝金阙。玉皇设宴会群仙,各分品级排班列。敕封元帅管天河,总督水兵称宪节。只因王母会蟠桃,开宴瑶池邀众客。那时酒醉意昏沉,东倒西歪乱撒泼。逞雄撞入广寒宫,风流仙子来相接。见他容貌挟人魂,旧日凡心难得灭。全无上下失尊卑,扯住嫦娥要陪歇。再三再四不依从,东躲西藏心不悦。色胆如天叫似雷,险些震倒天关阙。纠察灵官奏玉皇,那日吾当命运拙。广寒围困不通风,进退无门难得脱。却被诸神拿住我,酒在心头还不怯。押赴灵霄见玉皇,依律问成该处决。多亏太白李金星,出班俯囟亲言说。改刑重责二千锤,肉绽皮开骨将折。放生遭贬出天关,福陵山下图家业。我因有罪错投胎,俗名唤做猪刚鬣。】
 
之后,八戒又开始扒拉自己九齿钉耙的来历。首先定个性,“这钯岂是凡间之物?”然后再娓娓道来:
 
【此是锻炼神冰铁,磨琢成工光皎洁。老君自己动钤锤,荧惑亲身添炭屑。五方五帝用心机,六丁六甲费周折。造成九齿玉垂牙,铸就双环金坠叶。身妆六曜排五星,体按四时依八节。短长上下定乾坤,左右阴阳分日月。六爻神将按天条,八卦星辰依斗列。名为上宝沁金钯,进与玉皇镇丹阙。因我修成大罗仙,为吾养就长生客。勅封元帅号天蓬,钦赐钉钯为御节。举起烈焰并毫光,落下猛风飘瑞雪。天曹神将尽皆惊,地府阎罗心胆怯。人间那有这般兵,世上更无此等铁。随身变化可心怀,任意翻腾依口诀。相携数载未曾离,伴我几年无日别。日食三餐并不丢,夜眠一宿浑无撇。也曾佩去赴蟠桃,也曾带他朝帝阙。皆因仗酒却行凶,只为倚强便撒泼。上天贬我降凡尘,下世尽我作罪孽。石洞心邪曾吃人,高庄情喜婚姻结。这钯下海掀翻龙鼍窝,上山抓碎虎狼穴。诸般兵刃且休题,惟有吾当钯最切。相持取胜有何难,赌斗求功不用说。何怕你铜头铁脑一身钢,钯到魂消神气泄!】
 
然后第九十四回,八戒掬嘴扬威,说自己的身世:
 
【老猪先世为人,贪欢爱懒。一生混沌,乱性迷心。未识天高地厚,难明海阔山遥。正在幽闲之际,忽然遇一真人。半句话,解开业网;两三言,劈破灾门。当时省悟,立地投师,谨修二八之工夫,敬炼三三之前后。行满飞升,得超天府。荷蒙玉帝厚恩,官赐天蓬元帅,管押河兵,逍遥汉阙。只因蟠桃酒醉,戏弄嫦娥,谪官衔,遭贬临凡;错投胎,托生猪象。住福陵山,造恶无边。遇观音,指明善道。皈依佛教,保护唐僧。】
 
这三段话结合起来读,大致就可以知道八戒的如下信息:
 
第一、八戒的授业师傅和猴子一样,都是太上老君。
 
猴子的授业师傅是太上老君,八戒的授业师傅也是太上老君;结论类似,论证的方式和逻辑也很类似。不妨分如下几步逐点来看:
 
1、八戒的授业师傅一定是具有很深背景的道系大佬。
 
八戒本性好吃懒做,但突然交了狗屎运,“忽然闲里遇真仙”,“有缘立地拜为师”,这就开始了拜师学艺的过程。而之后的一系列术语,比如九转大还丹、婴儿、姹女、阴阳、铅汞、灵龟、金乌、三花、五气朝元等等,都是百分百的道家风格。
 
所谓名师出高徒,很快八戒就功德圆满、修道成仙了,毕业典礼的排场非常宏大,一对对天仙都来迎接他去见玉皇大帝,而玉帝更是为他大摆筵席,将他封为掌管天河的天蓬元帅,真可谓荣华极矣。
 
设想一下,这么个初出茅庐的无名散仙之所以能够得到这样的荣耀,肯定不是他自己的原因,而是他师父的原因。的确,从八戒的自我介绍,以及他喜欢自我吹嘘的性格,半点都看不出他修道成仙之后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值得玉帝许以高官厚禄来进行收买。
 
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八戒的授业师傅乃是道系的超级大佬。
 
2、这个道系的超级大佬不是别人,正是太清太上老君。
 
关于这一点,最实锤的证据是八戒的武器九齿钉耙。从上面的引文可以看出,九齿钉耙的大号是“上宝沁金钯”。
 
和猴子的金箍棒一样,这是“锻炼神冰铁”,是老君亲自抡起锤子打造出来的。在使用方法和功效上,“随身变化可心怀,任意翻腾依口诀”,可见也和猴子的金箍棒类似,关键都是依口诀可以如意变化。
 
实际上,正是凭借这个钉耙子,大家都很清楚地知道八戒乃是太清的得意门生,而玉帝给老君面子,要给就给足,干脆“钦赐钉钯为御节”;这样玉帝走那儿,八戒拿着耙子就跟哪儿,极其荣耀。
 
3、八戒出事和落难的时候,老君的嫡系部队总是会出手相救或者提携。
 
首先出场的太白金星。太白金星是老君的嫡系,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异议。你看,八戒调戏嫦娥,要被玉帝以律问斩,这时候多亏了太白李金星,急吼吼站出来俯囟亲言说,即极其恭敬地低头施礼亲自向玉帝为八戒说情。
 
死罪赦免,获罪不饶,结果八戒被结结实实打了二千锤,打得皮开肉绽,贬下凡间,结果投胎运气又不好,钻到了母猪肚子里面,变成了福陵山的猪刚鬣。
 
第二个出场的是身居浮屠山的乌巢禅师。八戒和乌巢是有点交情的,因为八戒说“这山唤做浮屠山,山中有一个乌巢禅师,在此修行,老猪也曾会他。”
 
第三个出场的则是身居南海普陀的观音大士。观音对八戒的提携不言而言,正是他把八戒一首拉入了西天取经的草台班子,进而最终成为净坛使者菩萨的。
 
乌巢禅师必须和观音大士放在一起说,因为乌巢即观音,观音即乌巢。论证乌巢是观音的化身,实际上并不难,因为这一点吴承恩基本上就是说得明明白白了。
 
(1)整个西游记中,唐僧之所以学会了《多心经》,可不是“观音”直接教的,而是乌巢禅师给亲口传授的。
 
但我们知道,《多心经》第一句话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因而可以算作是“观音”从佛老跟前申请的专利。书中也写到,“此时唐朝法师本有根源,耳闻一遍《多心经》,即能记忆,至今传世”。
 
由此可以推断,唐僧之前是从来没有听过《多心经》的。唐僧不知道,而以唐僧的博学,大致上就可以推断,《多心经》之前是秘不外宣的。
 
这样,由乌巢禅师来向唐僧传授《多心经》,就直接预示乌巢和观音必定有特殊关系。
 
(2)在整个西游记中,乌巢禅师除了在这里真身出现过,其他地方都是在唐僧师徒谈话中出现的,可以说是从“乌巢禅师”变成了“口头禅师”;凡是唐僧遇到身份么艰难险阻,就会立即念诵《多心经》,这样才能做到“无有恐怖”。
 
试想一下,师徒取经一路上该说也碰到了不少大佬,算是见过世面的了,为何一有灾难就念《多心经》?其根本原因是《多心经》是乌巢禅师传授的,很管用,而他们师徒也早就知道乌巢禅师实则就是观音大士。
 
书中写到,“玄奘法师悟彻了《多心经》,打开了门户,那长老常念常存,一点灵光自透。”这个灵光自透,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打个现代化的比喻,所谓《多心经》,实际上就是乌巢禅师给唐僧的观音菩萨的直通电话号码,即“有问题,念心经,找观音”。
 
这里顺带说一下,根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真正的三藏法师玄奘是在四川从一位被他感化的病人那里得到的,时间在玄奘取经之前,大致是618—622年玄奘在成都空慧寺修行期间。
 
后来玄奘失手打翻水囊,受困八百里莫贺延碛,“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产生幻觉,“逢诸恶鬼,奇状异类,绕人前后”,就是通过不断诵念《心经》,最后在“瘦老赤马”的保障上下找到了水源的。
 
(3)最能说明乌巢就是观音的证据,乃是乌巢居然对西游折子戏后面的情节给出了非常准确的“剧透”。且看原文是如何写的:
 
【那禅师传了经文,踏云光,要上乌巢而去,被三藏又扯住奉告,定要问个西去的路程端的。那禅师笑云:“道路不难行,试听我吩咐:千山千水深,多瘴多魔处。若遇接天崖,放心休恐怖。行来摩耳岩,侧着脚踪步。仔细黑松林,妖狐多截路。精灵满国城,魔主盈山住。老虎坐琴堂,苍狼为主簿。狮象尽称王,虎豹皆作御。野猪挑担子,水怪前头遇。多年老石猴,那里怀嗔怒。你问那相识,他知西去路。”】
 
仔细对照,就可以发现这段话点名了许多妖怪,包括观音亲自选定的取经团队成员,但现在还在流沙河当水怪的沙和尚,以及后来出现的其他妖精,如老虎精、狮子精、白象精等等。
 
这时候,我们必然纳闷,观音大士安排的折子戏,乌巢禅师何以能知道得如此详细?但如果乌巢即观音,这个疑惑也自然就没有了。
 
说乌巢是观音,从乌巢的无边法力也可以得到侧面引证。
 
话说乌巢揶揄了猴子和八戒一顿之后,化金光要回乌巢,猴子大怒,“举铁棒望上乱捣,只见莲花生万朵,祥雾护千层。行者纵有搅海翻江力,莫想挽着乌巢一缕藤”。
 
要说猴子的法力很高了吧,面对乌巢却完全是渣渣一个。这种无上法力,说明乌巢一定是大菩萨级别的大佬。再说了,看到莲花生万朵,我猜想很多人脑海里,一定立马会显现出观音大士的莲花宝座了吧。
 
这里还有一疑惑需要解释,好端端的观音,为何要没头没脑地在浮屠山显个化身呢?解释这个疑惑,还要从头说起。
 
起初,如来佛因为观音尊者法力广大,指派他具体安排西游折子戏,并要求这一去“要踏看路道,不许在霄汉中行,须是要半云半雾;目过山水,谨记程途远近之数,叮咛那取经人。”
 
面对如来的这个要求,观音必须做到“半云半雾”的“留痕管理”,而浮屠山的乌巢禅师,正是观音大士将来向如来佛汇报时需要展示的证据。
 
明白了乌巢即观音,我们再来解释最关键的问题,即观音为何要帮助和提携八戒?
 
这个问题虽然关键,但有了我们之前菩提、老君和弥勒“三圣合一”的基础,以及由此而来的推论,即在未来世,观音将是未来佛的右肋侍的结论,这个问题就不难回答了。八戒是老君的徒弟,观音是老君未来的右肋侍,那观音提携八戒不就是自然而然的了吗?
 
关于八戒在西天取经草台班子中的人设,我们说其中有一个特点是好色。的确,八戒一路上也把这个好色的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得道了众大佬的一致称赞。
 
但所谓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人们可能忘了要问,既然八戒早年就跟着太上老君得道成仙了,为何后来还会对嫦娥心生邪念,图谋不轨呢?
 
关于这一点疑惑的解释,我们还是要回到他师父,即太上老君那儿找答案。我们在三圣合一那一节,详细论证了老君作为弥勒的反叛性质。老君在道系里面,虽然贵为三清,但却居于三清之末,而道教体系追求长生不老,这意味着在道系里面混,老君永远最多是老三,永无出头之日。
 
而一旦西出函关,化胡为佛,老君变弥勒,他在佛系里面将来一定会成为未来佛的。也就是说,整个西游记里面,老君虽然明面上是道系大佬,但早就名道实佛了,明里暗里以各种方法来减损道系的威严。
 
之前我们曾经说过,大闹天宫时,老君面对猴子,被一捽就捽个倒栽葱,表演非常夸张,一点都不讲道系大佬的威严。
 
之后,在虎力、鹿力、羊力大仙那一回,他的道家圣像被八戒扔到茅坑,也就是猴子所揶揄的五谷轮回之所,他也一点都不生气,后面还照样出老鼻子力气给他们帮忙。我们之前做了解释,原因是“大觉金仙没垢姿”,即老君早就将道家的颜面看成了需要抛弃的“垢姿”了。
 
西游记里面,老君损道家,当然不光自损,还找其他办法使劲损。
 
一个基本上可以认为是公论的结果,西游记里的嫦娥大概和玉帝有某种特殊的关系。给定这是公共知识,那么,老君指示八戒装着喝醉酒,耍酒疯去调戏嫦娥,就可以折损道系世俗政权玉皇大帝的威风。
 
书里面写的清楚,八戒似乎和嫦娥没搞成啥,但拉拉扯扯一定是有的了。即便真的没啥,男女授受不亲,面对玉帝的人,拉拉扯扯也是很大的问题啊。
 
这里讲两个故事来说明王室是如何维护威严以及王室是如何威严扫地的。
 
第一个故事讲是古罗马的凯撒大帝。
 
当时,凯撒大帝老婆被传与别人有点不清楚的关系,而凯撒知道这是明确无误的谣传。但凯撒还是果断地和他老婆离婚了。为什么,凯撒大帝对此有一个很霸气的解释:凯撒的老婆是不容许被质疑的。
 
第二个故事讲的是周平王。
 
起初,西周因为犬戎之祸,不得不动迁,这时候郑国和晋国都尽了保卫的责任。后来晋国因为内讧,顾不上管,所以周王室不得不主要依靠虢国和郑国。
 
但郑武公、郑庄公对周的态度都很骄横无礼,这让平王很不满意,于是就想把权力分一半给虢公。郑庄公知道后,很不高兴,就责问平王,平王竭力否认,以致“周郑交质”,及双方互相交换接班人做人质,但还是没有避免双方打一架,结果周王室还给打输了。
 
这样,周王室是纸老虎的那层窗户纸,终于被捅破了,从此以后,周王室也就彻底颜面扫地了。所以有史官写道:腹心手足本无私,一体相猜事可嗤。交质分明同市贾,王纲从此遂陵夷!
 
基于这上述正反两个方面的故事可知,八戒后来每次和别人介绍自己时,其他诸如和老君、观音的特殊关系可以不谈,但调戏嫦娥的光辉业绩却是必不可少的。
 
他这么不厌其烦,逢人就说的架势,似乎是诚心在营造一种“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意象。不管八戒和嫦娥真有没有关系,但一个小小的天蓬元帅,就可以调戏玉帝的人,而且最后还被刀下留人,这足以说明玉帝的威严已经扫地了。
 
所以,要说劣迹斑斑的八戒,为何会被观音选进西天取经的草台班子,而且取经途上的斑斑劣迹也丝毫不影响他最终成为净坛使者菩萨,除了八戒作为西天取经折子戏的主要演员,活灵活现阐释了他的基本人设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这早就“因果已定”了。
 
这个因,就是当初八戒酒醉调戏嫦娥,一个被公认是玉帝女人的女人。不管八戒调戏嫦娥,是因为“酒壮怂人胆”,还是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精神,其结果都是极大地折损了玉帝的权威。就此“功德”而言,与后来才大闹天宫戏弄玉帝的猴哥相比,呆子八戒显然是拔了头筹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