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弱势群体才有节日?

五分钟经济学|弱势群体才有节日?

提要
今天教师节,有鲜花,有问候,很开森。不过,听到一个说法,只有弱者才有节日。分析了下,似乎有点道理。
但,没关系,让我们一起顶礼膜拜万世师表大成至圣文宣王孔老夫子吧。
 
今天教师节,收到鲜花和问候;作为教师,这总是一件开森的事情。
不过,微信上看到一个说法,心里差点凉了半截。觉得蛮有趣,唠叨几句。
 
这个说法是,只有弱势群体才有节日。看到这个说法的当口,恰好有个律师朋友问候节日快乐,就顺便问一下,是否有律师节,回答是没有。想了想,好像律师是比老师牛气,应该算是符合和支持这个论断。
 
进一步在脑海里面转了一下,结果发现,一下子能想到的各种节日,还真是基本上符合前面的论断。
 
你看,有劳动节,但没有老板节,当然更没有总统节。
 
同样是医务人员,护士节是早在1912年就设立了的,而问了下度娘,才知道中国也是有医生节的,但这是在2017年才设立的。
 
长期以来,男女不平等比较厉害,所以早早就有了三八节、母亲节,而后来,随着男女平等程度提高,男性相对优越性下降了,所以才有了父亲节。毕竟,如果老婆在外赚钱,在家看宝宝的奶爸也是需要精神鼓励的。
 
再仔细想想,弱势群体有节日,乃是一种“强者”所谓“怜悯之心”的体现,或者是“感情补偿机制”吧。面对弱者,虽然实惠给不了,但给个节日总是容易做到的。给弱者以精神鼓励,强者自己也似乎有心理安慰。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但有时候,名义上被划入弱势群体中的实际强者,对于这种做法并不买账。不妨以心灵强大的女权运动为例来说明问题。
 
首先,女权主义者可能认为,给的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而真正要紧的却被把得牢牢的。比如,令她们很火大的一件事,就是历史乃是强者书写的。为何?因为英文单词历史是History;字面上看,这就是“他的”(his)的“故事”(story)。所以,女权主义者就质疑,为何不是“她的”(her)故事(story),即将历史写成herstory呢?
 
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可以选个更加中性的词来代替“人”。对于构词法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可以设想几个简单的选择。若用person来代表“人”,大概历史就会变成perstory;若用homo来代表“人”,则历史就会变成homostory。
 
实际上,女权运动在此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比如,以前发言人叫spokesman,后来有了spokeswoman,再后又有了在不知性别时的中性称谓spokesperson。
 
其次,不受嗟来之食。通常的社会规范是,说一声lady first(女士优先),能够显示男士的绅士风度,但对于强烈追求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而言,这实际上是一种自以为是的侮辱。因为在她们看来,让女士优先,实际上就是脑子中、骨子里有一种大男子主义。所以,女权主义者可能认为,三八节,你才三八呢,我不吃这套。
 
说了半天, 扯远了。回到教师节。
 
尽管有一定的证据,表明只有弱者才有节日,或者更早有节日,或者更有可能有节日,但我依然相信,教师节的成立,彰显了人们对于知识的渴求,以及对于教师的尊重。
 
所以,一起顶礼膜拜万世师表大成至圣文宣王孔老夫子吧。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