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 | 政策对谁最有效?

五分钟经济学 | 政策对谁最有效?

提要
本期文章,以计划生育政策和个人所得税为例,讨论政策有效性。结论很简单,以财富水平看,政策有效性呈现显著的倒U型,即对中间阶层最有效。
 
今天探讨政策有效性。核心观点是,若以财富水平看,则政策有效性呈现明显的倒U型。下面,将以两个例子阐释之。
 
第一个例子是计划生育政策。
 
或许很多人还记得《超生游击队》。这是1990年春晚,宋丹丹和黄宏主演的著名小品。说的是一对农村夫妇,一心要想要个男孩,但可气肚子不争气,尽生女孩。于是乎,他们离乡背井,打一枪换个地方;东西南北中,一路跑,一路生,依次见证了“海南岛”、“吐鲁番”、“少林寺”和“北戴河”。
 
《超生游击队》非常符合当时的主旋律,宋丹丹和黄宏的表演,诙谐风趣,令人忍俊不禁,春风化雨般说明“超生”毁掉了两人曾经拥有的、“恩恩爱爱欢欢笑笑比翼双飞男才女貌”的、“白天你下地干活我在家做饭,到了晚上一吹灯你就给我讲故事”的幸福生活。
 
面对这种失落,两口子也没有少拌嘴,但为生个男孩,他们毅然放弃了那种“看起来很美的”生活。
 
根据“显示性偏好”,选择反映偏好,说明他们以前的生活只是“看起来很美”,实际上却并非真的很美和难以割舍。
 
经济学讲成本收益,规避计划生育政策,需要放常规生活,接受非常规生活。
 
非常规生活与常规生活的落差越小,人们将越有积极性规避计划生育政策,进而成为小品所刻画的“超生游击队”。
 
反过来,非常规生活与常规生活的落差越大,人们越不愿意违反计划生育,进而成为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宝贝的好家庭。
 
第二个故事则与张艺谋有关。张艺谋大名鼎鼎,是第五代导演的翘楚,其执导的《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以及北京奥运的宏大场景,都令人记忆犹新。
 
不过,现在我要讨论的,不是这些,而是“张艺谋超生事件”。查询百度百科,根据对应的词条,大致过程是这样的:
 
2013年5月,著名导演张艺谋涉嫌“超生”一事被媒体热炒,在多报道中称,张艺谋与无锡女子陈婷在当地生有3名子女。
 
这显然违反了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小孩的基本国策。或许是迫于舆论压力,或许是觉得天上掉馅饼,无锡计生部门即刻行动。
 
最终,2014年1月9日,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局向陈婷、张艺谋发送了《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
 
决定书认定:陈婷、张艺谋非婚生育三个子女,违反了中国计划生育法,依法对陈婷、张艺谋征收计划外生育费及社会抚养费共计7487854元。张艺谋夫妇须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缴纳社会抚养费。
 
这件事情如何看待,见仁见智,但有一点却是实锤:因为有钱,张艺谋“夫妇”实际上通过交付罚款而规避了计划生育政策。
 
综合起来,计划生育政策是国家的基本国策,但实际效果却因人而异,而以家庭财富的视角观之,则呈现出显著的倒U型。
 
很穷者可以通过“东躲西藏”而规避政策,很富者可以通过“交社会抚养费”而规避政策。
 
相比而言,最老老实遵守政策的,则是千千万万的工薪家庭。一方面,他们害怕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丢掉看起来体面的正式工作;另一方面,他们又没有足够的金钱,来支付不菲的社会抚养费。
 
第二个例子是个人所得税。
 
对任何国家,税收都至关重要。没有税收,国家就难以维持。但除此之外,税收还有其他功能,比如调节贫富差距。
 
市场运行讲求“效率”,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拿到相应的回报,这被称为初次分配。但是,初次分配往往是很不公平的,会导致严重的贫富差距。这时候,国家就会通过征税进行二次分配,以维护社会公平,这是国家征收个人所得税的一个初衷。
 
不妨假设,个人所得税对每个人都以收入水平为基,先按比例征收,然后再对所有人平均分配。
 
容易理解,这样做,富人交的多,拿得少,而穷人交的少,拿得多,故最终会促进社会公平。
 
实际上,几乎在所有国家,个人所得税都是如此累进的:收入水平低于某个门槛,免征;然后,每超过一个收入层次,税率依次上台阶。
 
个人所得税制度,看起来很促进公平,但实际效果又会如何呢?
 
首先,如果个人收入低于免征额,不交所得税,这容易理解,不会有太大问题。
 
然后,随着个人收入超过免征额,人们开始按税率交税,并按规定及时报税,这也是绝大多数人每年都经历的事情。
 
但是,一旦个人收入很高,情况就会发生重大变化,因为这时候“合理避税”(偷税漏税)就会成为有利可图的现实选项。
 
最近,一个火爆的事件对此作了鲜活的注解。这个事件就是崔永元怒怼《手机2》剧组。
 
这个事件缘起于数年前。那时候,崔永元刚刚从《实话实话》离职,接替者是美女何晶。
 
那时候,崔永元与冯小刚、刘震云还是朋友,很交心地聊了很多私房话。结果冯小刚和刘震云整出一个《手机》,里面的主人公叫严守一,是著名节目《有一说一》的主持人,与美女伍月出轨,但最终又被伍月替代。
 
《手机》票房大丰收,但严守一的经历看起来太像崔永元了。于是,许多人似乎有就有理由推断,崔永元出轨何晶,这让他们,以及两个家庭遭受巨大痛苦。据说,之后刘震云多次向崔永元道歉并得到谅解,但条件是下不为例。
 
当然,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任何“下不为例”都不可靠。《手机2》闪亮开拍。崔永元怒不可遏,开始怒怼“渣滓”冯小刚和刘震云。但是,最劲爆、也与本文主题最相关的,却是《手机2》主演的天价“阴阳合同”。
 
何为阴阳合同?就是明面上是一个1000万的小合同,这不怕曝光,大概是用来交税的,但同时,抽屉里还有一个5000万大合同,见不得光。
 
再后来,老崔更是爆料,有对夫妇,其阴阳合同涉及金额居然达到7.5亿,远超常人想像。
 
说老实话,因为“贵圈很乱”,也很神秘莫测,真不知道其中几分真假。
 
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权以这个例子来说明,一旦个人财富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就有积极性通过各种手段来合理避税,乃至非法逃税。
 
为何必须收入足够高?因为合理避税和非法逃税都是个技术活,需要雇佣专业人士乃至团队;收入太低,这样做头比身子重,完全划不来。
 
所以,考虑到低端有所得税免征,高端有合理避税或非法逃税,名义上累进的个人所得税,实际效果就会变成只有中产阶层才老老实实依法纳税。也正因如此,有人说个人所得税,名为所得税,实际上是工资税。 
 
《道德经》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从道家理念看,天地没有仁与不仁的观念,故在天地眼中,众生平等,万物无别。但是,政策制定者,即便有天地之心,也须认识到政策效果因人而异。
 
众所周知,一个强大的中产阶层,对于社会稳定至关重要。但现实情况却是,从财富角度看,政策有效呈现出显著的倒U型,即对中产阶层最为有效。兹事体大,政策制定者不可不察焉。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五分钟经济学》,让经济学走出象牙塔,放下高冷面纱,融入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每天五分钟,您或许能得到一点点意想不到的经济学智慧。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