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三五:余杭招聘后备干部,只招清北为哪般?

《五分钟经济学》之三五:余杭招聘后备干部,只招清北为哪般?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
 
余杭招聘后备干部,只招清北为哪般?
 
本文给出了几种解释:一是选翰林;二是朋友圈;三是统计歧视;四是玩个噱头;五是避免打招呼。
 
这些解释,纯属无稽之谈,不得当真。
 
今天的推文,是一场学术讨论会记录。
 
K: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想,你们都已经看过之前转发的一个文件,即《2017年杭州市余杭区面向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毕业生招聘党政机关储备人才公告》。
 
公告说:
 
“杭州市余杭区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全力打造国内一流的人才创新创业新高地,加强我区优秀年轻干部人才储备,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经研究,决定面向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引进一批优秀高层次高学历紧缺专业毕业生作为我区党政机关储备人才。”
 
“博士研究生参照区直属国有企业中层正职执行,年薪总额38万左右;硕士研究生参照区直属国有企业中层副职执行,年薪总额35万左右。此外,还可申请连续3年每年1万元的从业补贴。”
 
大家知道,高素质干部队伍和高水平行政能力,对于促进地区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余杭区为党政机关储备人才提供优厚待遇,求贤若渴的态度和魄力,值得点赞。
 
不过,我最感兴趣的,不是余杭区求贤若渴的态度,而是其“任你学府三千,我只招清北生”的招聘条件。
 
公告里面,白纸黑字写的明白,“招聘对象为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全日制硕研及以上毕业生”。
 
而且,根据官方公众号“余杭先锋”,即便同样是清北硕博生,录取机会也有差别,因为“具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全日制本科学历的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这种招聘条件,放在许多国家都是“政治不正确”的,因为具有典型的“统计歧视”性质,即根据文凭标签,将应聘者分为清北生和非清北生。只招清北生,不是因为应聘者的个体能力差异,而是因为,就平均而言,清北生的能力更高。
 
所以,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余杭招聘储备干部,为何只招清华北大毕业生?”
 
S1:老师好,各位同学好!我仔细研读了这个公告,觉得很好解释。只招清北,就是因为清北毕业生的整体素质高。
 
自古以来,中国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个人,中了举人进士,踏上仕途再自然不过了。现在,科举制度、进士、翰林是没有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清华北大。据我所知,清华北大是唯二的“国家优先发展大学”,国家每年对清北的财政支持,也远非其他同类学校可以比拟。
 
回想一下我考大学那会,哪个学生考上清北,对学生、家长、学校和当地教育局都是莫大的荣幸。所以,清北,就是当今的翰林院;清北的学术,就是当今的进士举人。
 
那谁能考上清北呢?当然是各地的状元们了。据我所知,现在高考招生,给定专业,基本上都是清北先挑,然后再轮到其他学校。
 
根据诺奖获得者斯宾塞的理论,教育之所以重要,并不一定是它提高了人力资本,而是将不同能力的人筛选或者分离开来。既然状元们能学会考,他们的施政能力自然也会与众不同。
 
S2:我不认同你的看法。中国人这么多,怎么可能只有清北毕业生才是人才?
 
现在,业界里面有个说法叫“北清复交”,表明市场并不是只认同清华北大,后面的几个学校,比如复旦、上海交大、浙大、中科大、人大等名校,也是得到市场的充分认可的。
 
而且,我觉得余杭区的宣传本身挺打脸的。他们在宣传余杭区的好处时,特别强调了马云,但马云是哪儿毕业的,他们想过了吗?
 
我觉得,教育筛选理论在这里也不一定成立。这里主要牵涉到学校与专业的关系。大家认为清北学生能力强,说白了就是他们的考试分数高。
 
但是,虽然相同专业,的确清北的录取分数高,但复交浙人热门专业的分数肯定要高于清北冷门专业的分数。
 
此外,我也不认为考试分数和执政能力一定正相关。很多会考试的,甚至是会做研究的人,都执行力很差。
 
我甚至觉得,做学问做得好的人,不适合当官。做学问,要一根筋,求真;而做官,要处理各种现实的事情,必须务实。尽管现在“求真务实”都是一起提的,但很多时候,我觉得“求真”和“务实”是有冲突的。
 
S3:我倒是觉得S1的说法挺有道理的。我在他的基础上,再补充一个观点。
 
我觉得,要理解余杭区的招聘公告,首先必须明白它的目标是什么。从公告可知,他们要招的是党政机关的储备人才,也就是将来要走仕途的人。大家都明白,清华北大在这方面也具有很明显的优势,就是他们在仕途有强大的朋友圈。
 
马克思讲,人性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在社会中,有很多社会关系,古代有同乡、同党、同年。现在没有什么同年的说法,而且,随着城市化、互联网的发展,老乡的观念也淡了。
 
与之相比,校友之间的认同感,却好像越来越强。所以,给定余杭区要招的储备干部,那最好是招具有更强“朋友圈”的硕博士。对应到具体学校,那非清华和北大莫属。
 
S2:我不同意这种朋友圈的解释。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解释。的确,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在国家各部委机关里很多,高层所占的比重可能更高,但不要忘了,人大毕业生,在各部委也很多。
 
朋友圈效应的说法,或许可以解释不要复旦、交大、浙大毕业生,但无法解释不要人大毕业生。所以,我觉得朋友圈效应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K:你觉得他们说的不对,那你觉得怎么解释呢?
 
S2:我觉得,答案老师实际上已经讲了,就是“统计歧视”。大家都知道,和许多企业不一样,政府部门里面,工作人员的业绩很难度量。
 
企业在招人或者晋升的时候,可以参照产值、利润等硬性指标,但政府部门就没有办法了,通常只能按照资历、学历、背景等来决定晋升。就跟老师之前讲过的那样,越是业绩难以度量的地方,统计性歧视越是严重。
 
所以,只招清华北大毕业生,本质上是政府部门业绩难以度量的结果。
 
S4:我觉得你们都把问题想复杂了。我觉得,只招清北毕业生,实际上就是当地官员的一个噱头。
 
昨天收到老师的文件之后,我特地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余杭晨报和余杭先锋上有个跟踪报考。说是1月29日,200余名清北学生,浩浩荡荡南下余杭,参加应聘。余杭区领导讲话充满了求贤若渴的正能量,而清北毕业生应聘展示了学而优则仕的美好憧憬。
这篇报道的标题是:中国顶级学霸齐聚余杭!200多位全是清华北大学子。
 
看了这个标题,大家是不是觉得很有宣传效果?
 
S5:S4的观点,总是这么简单粗暴。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下我的观点,比较绕,大家肯定想不到。当然,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说出来,供老师和大家拍砖。
 
我的观点是,余杭区只招清北生,本质上是为了避免招浙大毕业生。
 
S1-S4:嗨,你这扯到哪儿去了,原因和结果风马牛不相及。
 
S5:你们别急,听我给你们解释啊。我觉得,你们几个前面的解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你们分析的时候,都忽略了一个很基本的条件,就是余杭区给党政储备人才的待遇还真不赖。不但年薪很高,还有房贴;虽然公务员现在是比较辛苦,但跟我旦毕业的金融狗们相比,也真算不上更累,关键是公务员还旱涝保收啊。
 
正因为这些原因,你们有没有发现,公务员这两年的吸引力又急剧上升了。
 
现在,我们进行个思想实验。假设你是余杭区领导。你手中有这么好的一个就业机会,会不会有很多人来求你呢?
 
你可能说,这不正好可以做人情吗?听起来如此,实际上就可能恰好相反。设想一下,张三、李四、王五都来找你,你做了张三的人情,张三是记着你的人情了,但你却把李四和王五给惹了,最终权衡下来,你得不偿失。
 
前面有同学说“北清复交”。站在我旦的角度,被人瞧不起,好像不爽。但你设想,如果把复旦交大加进来,那浙大是否也要加进来呢?对于任何一个浙江的领导来说,怎么着也不能承认浙大比复旦和交大差吧。再说了,这几年浙大的确发展的不错。
 
那你们再想想,余杭位于哪儿,杭州啊。所以,我猜想,一旦把浙大包括进来,来打招呼、跑关系的人就太多了。这样一来,余杭区的领导们,必然会忙于应付,其他啥事也不要做了。
但余杭的领导们,或许又想做点事情,这才“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个“统计歧视”,只招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了。
 
K: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稍微点评一下。我觉得今天的讨论,大家都准备的特别充分,各种观点都非常有见地,我不判断谁对谁错。因为背后真正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用这个话题,纯粹是为了锻炼一下大家的分析能力。下面,我补充点历史知识。
首先是翰林与杭州的关系。北宋时,有个父母官,给杭州留下了很多宝贵遗产。
 
他到任杭州刺史后,带领人民群众对西湖进行了疏浚,用浚挖出来的淤泥构筑成一条长长的湖堤。
 
站在湖堤上,刺史诗兴大发,写下了千古名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我知道,你们几个都是吃货,到杭州肯定吃过东坡肉。
 
没错,我说的这个杭州刺史,就是大名鼎鼎的翰林学士苏轼苏东坡。
 
所以,调侃一下,余杭现在只招清华北大毕业生,志存高远,目的是要招到当代的苏东坡。
 
然后,今天S5的解释别开生面,比较有趣,能做这样有深度的思考,值得表扬。实际上,这个解释,《明史》早就给出了非常生动的例子。
 
明朝时候,有个大官叫孙丕扬。他担任的是吏部尚书,同时也是六部尚书之首。明朝呢,因为朱元璋废了宰相,所以,这个孙丕扬,是除了皇帝之外最大的官了。
 
明史记载,“丕扬挺劲不挠,百僚无敢以私干者”,就是说,老头非常正直,文武百官,没一个敢找他跑关系的。
 
但一物降一物,官员不敢,宦官们却敢。而且,宦官打了招呼,孙尚书还不敢不理;不理他,他在皇帝跟前说点坏话,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最关键的是,宦官还不止一个,给这个宦官办了事儿,就惹了那个官宦;惹了谁,都没好果子吃。
 
面对类似的问题,张居正张首辅的做法,是和宦官冯宝结成战略同盟。冯主内,搞定皇帝;张主外,推行一条鞭法。
 
孙尚书没有张首辅那样的能力,也没法像他那样为了事业放下身段,于是就想出了一个“掣签法”。
 
所谓“掣签法”,就是官员晋升,靠抽签,全凭运气。
 
抽签决定晋升,大家现在听了都好笑,何等糊涂的做法!但假如你在当时孙尚书的位置,你可能就会发现,这已经是既能保全自己,又可以避免宦官干政的最好办法了。
 
好了。今天的讨论到此结束。
 
《五分钟经济学》,让经济学走出象牙塔,放下高冷面纱,融入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每天五分钟,您或许能得到一点点意想不到的经济学智慧。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