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利益分配规则):茅台涨价了,高粱怎么办?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利益分配规则):茅台涨价了,高粱怎么办?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任何一笔交易,都有买方和卖方,在达成交易的前提下,买方当然希望价格越低越好,而卖方则希望价格越高越好,但最终交易价格定在哪里,则要看交易双方的稀缺性和由此派生出来的谈判能力。这就是市场交易中的利益分配原则。......茅台涨价了,高粱就应该跟着涨吗?对这个问题,如果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会违反我作为一个农民儿子的情感和愿望;但如果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又会违反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逻辑和良知。实际上,茅台涨价,高粱是否涨价,与我说什么毫无干系。我所做的,只是想让希望得到肯定答案的人明白,如果现实结果和你希望的不一样,这并不奇怪,因为背后有冷冰冰的经济逻辑在。

     

今天本来还想继续讲互联网的,但看到一个新闻,临时决定换个口味,岔开一下。

近几年来,随着创业板泡沫破裂,茅台股价飙升,市值破万亿。许多人欢呼,这是“价值投资”理念的胜利。但也有人说,君不见股价波动,如白云苍狗,当年茅台股价何止腰斩,其惨状恍如昨日。茅台大涨,是否还会跌下来,是否说明了价值投资已经完胜资本炒作,这些问题都很重要,但并非本文讨论的话题。不过,今天要讨论的话题,的确与茅台股价上涨有关。

 缘起是最近的一篇新闻报道。一位自称来自贵州怀仁的农民网络发文,质疑茅台在利润、市值高升的同时,收购高粱的价格却七年不涨,粮农种十亩高粱挣不到一瓶茅台钱。茅台立即出来解释,说他们实际上一直在补农惠农,但媒体还是对这种“为富不仁”的现象进行了质疑和批评。逻辑和诉求都很简单,酿造茅台酒,需要高粱米,没有高粱米,哪来茅台酒,那茅台涨价了,高粱是不是也应该涨点价?所以,今天的问题是,茅台涨价了,高粱就应该跟着涨吗?而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理解市场交易中的利益分配原则。

任何一笔交易,都有买方和卖方,在达成交易的前提下,买方当然希望价格越低越好,而卖方则希望价格越高越好,但最终交易价格定在哪里,则要看交易双方的稀缺性和由此派生出来的谈判能力。这就是市场交易中的利益分配原则。下面用三个例子说明其中的道理。

首先穿越到东晋,谈谈王羲之;提到王羲之,必然会想到《兰亭集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优美的文字,令人赞叹;微醺的意境,令人神往;而行云流水的书法,更是让世人奉为圭臬。诚然,王羲之登峰造极的书法造诣,与他无与伦比的天分有关,但也是勤学苦练的结果。到兰亭游玩,必看鹅池。据传说,王羲之练字洗笔,日久年长,鹅池变墨池。铺垫这么多,回到正题,考虑王羲之书法作品的定价问题。写书法,需文房四宝,没有笔墨纸砚,书法作品将无从谈起。撇开其他三宝不管,单看宣纸。王羲之写书法,需要宣纸,但他们家并不自造宣纸,要写字,就必须到市场上去买纸。生产宣纸有很多作坊,比如村头张三,村尾李四,以及邻村赵六,各个作坊工艺相仿,定价无二,也都把王家作为大客户。王羲之买纸练字,一幅幅书法作品随之问世;绍兴文化兴盛,人们的鉴赏力也高,随着王羲之书法造诣日渐精进,其书法作品价格与日俱增。同样一张宣纸,早期写的一幅字(鹅池),只能卖20两银子,后来写的却可一字千金,涨到2000两银子(做好专长,居然有100倍的收益!任泽平可能穿越时空,偷师学艺过这个道理)。村头张三看着眼馋,就对王家前来采购的管家王五说,你看你家老爷的字这么值钱了,是否应该给我们的宣纸也涨涨价啊?这么多年,还是老价格,十文钱一卷。王五瞟了一眼,问张三,你觉得我们家老爷的字越来越值钱,是因为你家的宣纸吗?要不你也写几幅字,看看能卖多少钱?的确,这么多年,我们家老爷的作品价格飞涨,而宣纸价格没有涨,但你们的工艺水平也没有涨啊。你啊,别只看我们家老爷身价涨,却不看门前鹅池变墨池。爱卖不卖;不卖的话,我到村尾李家去了。张三一听,没办法,大客户不能丢,只能陪着笑,还是按照十文钱一卷的价格继续给王家供货。

第二个例子回到地上,说说疯狂的石头。这里所说的疯狂的石头,不是刘德华的那部小制作、赚大钱的电影,而是铁矿石。2008年,金融危机骤然而至。“保就业,促增长”,国家推出了规模宏大的四万亿刺激计划。霎时间,“铁公鸡”,房地产,信贷放松如水漫金山,水涨船高。现如今,房价高企已经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过,这也不是今天讨论的话题。要讨论的是房价上涨的收益都到哪里去了。对房地产走势预测一贯正确的任大炮说,大家不要光骂房地产商血管里没有流道德的血液,实际上房价上涨,获益最大的,是那些已经买了房的业主,以及城市土地的实际所有者;房产商是赚了点钱,但整天挨骂,比窦娥还冤,业主和地主才是闷声发大财的主。任大炮说话难听,但话丑理不糙。如果一定要给任大炮的观点做点补充,那就是他没太提“疯狂的石头”。你想想,不管是造高铁,架桥梁,盖房子,哪一样能少得了钢铁和铁矿石,可偏偏中国是个铁矿石贫乏的国家。房地产市场火爆,房产商、钢铁厂、业主、地方政府都很高兴,但也别忘了生产铁矿石的三大巨头,即澳大利亚的力合必拓,必和必拓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因为在中国房地产市场高歌猛进的过程中,铁矿石也彻底变成了“疯狂的石头”。所以,要说澳大利亚是中国四万亿刺激计划的主要获益者之一,毫不为过。为什么四万亿刺激的好处会部分地溢出到国外,是因为市场上主要就这几家公司在生产和提供铁矿石。这里“部分地”有两层含义:一方面,因为只有这三家,每家都有很强的谈判能力,房价涨,铁矿石价格也应声而涨;但另一方面,因为有三家而不是一家,每家公司都不能心太黑,要价太高的话,其他两家就要挖墙脚了。

第三个例子,不妨去天上兜一圈,讲讲闪电汽车的补贴问题。话说天庭里面,除了有专门坐骑的高级神仙,一般的都是从哪吒公司购买风火轮作为代步工具。踩着风火轮上班下班,很是拉风,但却污染环境。这不,近年来由于风火轮太多,天庭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很是影响众仙们的身体健康。于是,玉皇大帝召开天庭会议,首先禁止哪吒销售风火轮,并同时决定推广绿色环保的闪电汽车。说到闪电汽车,实际上就是一个寿命三年的闪电电池。闪电电池是闪电娘娘最新发明的高科技,前不久还申请了天庭的专利保护,意味着二十年内,任何其他神仙,如果没有征得闪电娘娘的许可,不得生产和销售闪电电池。众神仙纷纷表示支持玉帝改善空气质量的号召,愿意扔掉风火轮,改开闪电汽车,但对闪电汽车,他们最多愿意支付十个混元宝,再贵就步行上班。闪电娘娘清楚地知道这一点。闪电娘娘对闪电汽车定价十个混元宝减一分钱,再低不卖。众仙们都觉得娘娘定价太狠毒,但一想,买了还有一分钱好处,不买啥也没有,于是咬咬牙,都买了。三年后,闪电电池报废,需要更新。众仙们纷纷向玉帝抱怨,说娘娘定价太狠毒,把众仙们开闪电汽车的好处全搜刮走了。因为改善环境是玉帝的倡议,大家希望玉帝对买闪电汽车的每个神仙补贴两个混元宝。玉帝看了看御库,混元宝也还不少,又想到近三年空气质量大为改善,众仙们身体好多了,不但工作更加努力,而且天庭的医疗支出也节省了不少,于是就御笔一挥,准奏。准奏的消息当然闪电般传到闪电娘娘那里了。闪电娘娘高兴坏了,立即把闪电汽车价格上调两个混元宝。众仙们本来兴冲冲过来要买闪电汽车,一看价格提高两个混元宝,气急败坏,但一想,本来我就想付十个混元宝,现在玉帝给我补两个混元宝,一辆闪电汽车十二个混元宝减一分钱,买了,赚一分钱,不买,啥也没有。气归气,还是买吧。众仙们这下也明白,在交易中没有谈判能力,玉帝那两个混元宝表面上是补给他们的,但最终都到闪电娘娘口袋里去了。但能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闪电娘娘拥有闪电电池的天庭专利证书呢?十年前,大家都在笑闪电娘娘,明明可以凭颜值,却偏要坐冷板凳搞什么劳什子发明创造。现在看来,闪电娘娘是绝对的“三高”神仙,不但颜值高,而且还智商高,格局高。所谓格局高,就是能看到十年后的盈利,坚持不懈,直至成功。

上面三个例子,上天入地,穿古越今,说明的道理却完全相同。任何交易,既然发生,肯定是与不交易的参考点相比,交易产生了额外收益,而谈判能力更强的一方,会分到更多的交易收益。任何一方,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如果完全没有谈判能力,那么,交易产生的额外收益再大,也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所得到的,不过是刚好能让他愿意参加交易的那点收益而已,也即他不参加交易就能得到“外部保留收益”。更进一步,即便对他进行补贴也无济于事,这些补贴看起来是补给他的,最终却会因为交易价格的变化而转移到具有谈判能力的另一方。

回到开头的问题:茅台涨价了,高粱就应该跟着涨吗?对这个问题,如果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会违反我作为一个农民儿子的情感和愿望;但如果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又会违反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逻辑和良知。实际上,茅台涨价,高粱是否涨价,与我说什么毫无干系。我所做的,只是想让希望得到肯定答案的人明白,如果现实结果和你希望的不一样,这并不奇怪,因为背后有冷冰冰的经济逻辑在。或许,这就是经济学被称为“沉闷科学”(a dismal science)的原因吧。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