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九(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应用3):优步,生于公平,死于效率

“五分钟经济学”之九(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应用3):优步,生于公平,死于效率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公平优先的优步,本以为练就了杀死滴滴的绝世武功,没料到,效率优先的滴滴反倒成了它的命中克星。在互联网双边市场的竞技场上,优步碰到滴滴,就好像是刀法妖异的异域女子,碰到了深谙吸星大法的星宿老怪,内力尽失,先丢了长途乘客,再丢了的哥,然后,然后就丢了一切。

    

上次讲了滴滴与快的合并,这次再讲讲滴滴与优步的合并。如果说快的与滴滴合并,好像是套路和内功都一样的同门兄弟,打累了,不想打了,相对而坐,一笑泯恩仇,那么,优步与滴滴的合并,则是一个刀法诡异的异域女子,在互联网时代,碰到了深谙吸星大法的星宿老怪,内力尽失,败下阵来,不得已委身与他,但论地位,妾都不算上,最多是个丫鬟。这样的结局,对于曾经名震江湖的异域女侠来说,就算是死了一样吧。

与滴滴、快的一样,优步进入中国,当然也是垂涎诺大的移动出行市场。说优步刀法诡异,是因为它采取了不同于滴滴的交易撮合方法,而优步之死,盖因如此。优步与滴滴的对决,是公平与效率的对决,但最终的结果,市场说了算,结果是公平优先的优步,死于效率优先的滴滴,而优步落败的命门,则是乘客和的哥的理性计算。

已经知道,移动出行是一个双边市场,一端连着的哥,一端连着乘客。要达成交易,的哥需要乘车,乘客需要的哥,两边的依赖性是对称的。但实际上,在选择具体的交易对象方面,两端却有着明显的非对称性。乘客只关心尽快打到车,并不管附近的这辆的士是张三开的,还是李四开的。但的哥的问题却大不相同,同样出发点的乘客,可能是去100公里之外的机场,也可能是去百米开外的地铁口,正常情况下,所有的的哥都将前者看作美差,而将后者看作鸡肋。

滴滴打车的过程是,乘客输入目的地,然后平台将叫车信息发送给乘客附近的的士,根据乘客的位置和目的地,的哥们立马就知道这笔单子是美差还是鸡肋,是美差,秒杀,是鸡肋,则可能装着没听见。所以,这种撮合方法实际上给了的哥挑单的权利,也让远途的乘客获得了优先上车的权利。路途越远,价格越高,价格越高,打车越快,所以,这种撮合方法充分体现了价格机制配置资源的效率原则,即“价高者得”。

但与传统打车方式相比,这种变化显然对那些出行距离较近的乘客不公平。以前,乘客站在路边招手,的哥哪知道他去哪儿啊,不管远近,没有歧视,也没法歧视。不患寡而患不均,优步的出现,正是看到了滴滴机制的这种不公平,并将解决这种不公平的定价机制视为击败滴滴的看家绝活。优步的做法是“派单不挑单”,乘客输入叫车信息,优步根据某些先进高深的动态算法,向附近的的哥派单,的哥只知道哪儿有乘客叫车,却不知道乘客去哪儿,只有最终见到乘车时,才知道这一单是个美差还是鸡肋。现在清楚了,除了一些匹配效率的改进,优步的运营模式,实际上就是把传统的线下“招手停”变成了互联网时代的线上“招手停”。

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优步克滴滴,还是滴滴反克优步?

设想你是一名乘车,而且想去机场,你会选择哪个平台?当然是滴滴,的哥们对订单的秒杀,意味着你当下叫车,很快上车。再设想,如果你只是想打的到百米之外的地铁口,你会选择哪个平台?当然是优步,因为通过滴滴叫车(除非你加钱),很少有的哥理你,但优步“派单不挑单”,恰好满足了你的打车需求。乘客们如此选择,最终造成的结果是什么?走长途,找滴滴;走短途,找优步。原本同质化的消费者群体,按价格高低甄别和分离了!

再设想你是一名的哥,决定要开着滴滴app,还是开着优步app。开着优步app,平台随时会给你派单,无法拒绝,这些单子,虽然平台没有告诉乘客去哪儿,但理性的的哥已经知道,大都是走短途的。所以,且让脑子不灵光的兄弟们在优步平台上拉短途吧,我可要到滴滴上去抢长途的美差去了。实际上,即便一时间有些的哥没有弄明白这个道理,但时间一长,他们必然会发现,优步派的单子,短途居多,长途很少。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老子也去滴滴平台了。

移动出行作为一个双边市场,两边的客户基础本来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没有鸡,就没有蛋,没有蛋,也就没有鸡。一旦的哥们都逃离了优步,乘客们也就连安装优步的app也懒得做了;没了的哥,谁来把我送到我想到的地方?

就这样,公平优先的优步,本以为练就了杀死滴滴的绝世武功,没料到,效率优先的滴滴反倒成了她的命中克星。在互联网双边市场的竞技场上,优步碰到滴滴,就好像是刀法妖异的异域女子,碰到了深谙吸星大法的星宿老怪,内力尽失,先丢了长途乘客,再丢了的哥,然后,然后就丢了一切。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