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五:激励相容原则

“五分钟经济学”之五:激励相容原则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听到类似的说法,“好好的政策,就是给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有了激励相容的概念,就会明白这种说法要么是没有仔细考量的人云亦云,要么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推卸责任。简言之,不考虑可实施性的好政策,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好政策,轻则落实不了,重则祸国殃民。

  

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听到类似的说法,“好好的政策,就是给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有了激励相容的概念,就会明白这种说法要么是没有仔细考量的人云亦云,要么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推卸责任。简言之,不考虑可实施性的好政策,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好政策,轻则落实不了,重则祸国殃民。

歪嘴和尚念经,实际上说的是委托代理下的道德风险问题。很多时候,有些事我们自己做不了,或者不愿意做,但又不得不做,因而只能找其他人做,这就产生了委托代理关系。把事情交给其他人做,需要签订一个合约,不管是白纸黑字的正式合约,还是口头约定的非正式合约。通常,我们把提供合约的人称为委托人,而把接受合约的人称为代理人。委托人提供合约,当然是希望代理人在接受合约之后,不偷奸耍滑,老老实实地按照委托人希望的方式做事情。但给定委托人没办法完美地监督代理人,怎么办呢?机制设计理论给出的答案是,委托人要向实现自己的“小目标”,他所提供的合约,不但要满足代理人的参与约束(接受这个合约比不接受这个合约好),而且,根据这个合约的利益安排,努力干活是符合代理人自身利益的。

不妨通过一个例子来说明激励相容的重要性。丹尼尔·迪福有一本名著叫《鲁滨逊漂流记》说的是一个叫鲁滨逊的水手,航船失事,落难在荒岛上经历的各种事情。不知道这是笛福本人的自传,还是他道听途说的故事,但我认为基本上是虚构的,因此也就心安理得地根据需要虚构一些场景来说明问题。

最开始,荒岛上只有鲁滨逊一人,寂寞恐惧,但也自给自足,没有任何委托代理问题。后来,鲁滨逊救了一个野人,叫星期五,社会关系就复杂多了,从一人世界变到了两人世界。鉴于鲁滨逊高大威猛,足智多谋,又救过自己的命,星期五一直将他称为主人,并表示唯鲁滨逊马首是瞻。但实际上,鲁滨逊和星期五毕竟是主仆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利益,不像上次提到的牛郎织女,两口子相亲相爱一家人,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

自从有了星期五,鲁滨逊不再那么寂寞恐惧,但事情也多了一桩,即怎么安排星期五干活。现在岛上有两个人,鲁滨逊和星期五,有两件事,种田和抓鱼。鲁滨逊看了上一期《五分钟经济学》的内容,合计了一下两人的禀赋条件,根据比较优势原理确定了分工原则,他种田,星期五抓鱼。作为主人,鲁滨逊有权决定收益的分配方案,但抓鱼和种田,分别在岛的两人,中间隔了一座山,鲁滨逊无法监督星期五到底是在努力抓鱼还是敷衍了事。作为仆人,星期五没有选择合约的权利,只能听从鲁滨逊的安排。鲁滨逊的目标是让星期五努力抓鱼,而不是敷衍了事。不过,能否抓到鱼,不但取决于星期五的努力,还取决于天气情况等因素,但总的来说,努力抓鱼,更有可能抓到鱼,抓到大鱼。

鲁滨逊最开始给星期五提供的合约是,好好抓鱼,每天三个面包,而为了帮助星期五抓鱼,鲁滨逊还费时费力地编了渔网给他。星期五虽然满口答应,但私下一想,他的收益居然和抓鱼无关,而抓鱼成本却完全是他承担的。于是他想到了偷懒,毕竟玩水嬉戏比抓鱼爽多了。结果可想而知,三天下来,星期五只交了两条鱼,论填饱肚子,给鲁滨逊的贡献还比不上鲁滨逊给他发的九块面包。鲁滨逊很生气,这到底是谁是主人谁是奴仆啊。所以,问星期五怎么回事,是不是在偷奸耍滑,不好好抓鱼。星期五早就想好了理由:主人啊,是这样的,前天过来一条鲨鱼,昨天岛那边居然下雨,今天更是恐怖,几个野人驾着独木舟在天边晃,幸亏我躲得快,否则都被他们吃掉了(搞了半天,星期五是本山大叔的弟子啊,忽悠功夫一流!)。鲁滨逊表示强烈怀疑,但也无可奈何,无图无真相啊。

怎么看待这个结果呢?自然可以批评星期五这家伙不地道,没有全心全意为主人服务,更可恶的是还找了一大堆理由为自己恶行辩护。但鲁滨逊学自省之后,发现最该批评的不是星期五,而是他自己,因为他提供的这个合约,与星期五努力抓鱼并不激励相容。星期五偷懒,反而说明这家伙脑子灵光,是个理性人。

于是,鲁滨逊重新设计了一个合约,每天只给星期五两个面包,要求星期五每天交两条鱼就可以了,剩下的都归他自己,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星期五一看,这不就好像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吗?之前每天给我三个面包,如果不是我抓鱼的时候生吃了几条(另外一种形式的道德风险),晚上都必须饿着肚子睡觉了。现在,既然抓来的鱼,“交给主人的,剩下的都是我自己的”,我可要好好抓鱼了。更新合同之后,制度红利频频超预期,星期五拼命抓鱼,第一天居然逮到了五条大鱼,交给主人两条,还剩三条。有了多余的鱼,他也开始学着鲁滨逊,像文明人一样正大光明地吃烤鱼。在新的合约下,不但鲁滨逊的鱼更多了,星期五的境况也大为改善。这家伙经济学头脑还不错,居然知道拿多余的鱼来和鲁滨逊换面包吃!

【不过,星期五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没办法限制鲁滨逊修改合约的权力,过早暴露自己的捕鱼能力,原来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是关于鲁滨逊漂流记的后话】

从鲁滨逊和星期五的例子可以看出,委托人提供的合约是否满足激励相容条件,对结果影响至关重要。各种政策,如果符合激励相容原则,就能够做到上下一心,共创美好生活;而不符合激励相容原则,必然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要么让政策沦为纸上文章,流于形式,要么让政策走样,落得个南辕北辙的结果。

过去十多年的房产调控政策,一轮甚似一轮,但远没有达到预想的目标;之所以如此,关键就在于中央和地方激励不相容。为防止脱实向虚和金融风险,国家希望控制“房价过快上涨”,但在地方层面,落实调控政策的积极性在哪里呢?金融风险好像是多米诺骨牌,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哪个地方政府一家想防就能防得住的。但控制了房价,地价就上不去;地价上不去,土地财政就没有了;而没有了土地财政,怎么搞GDP锦标赛啊!想到这,各个地方政府,嘴一咧,开始念经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