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八:共享单车:真共享,假共享?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八:共享单车:真共享,假共享?

《五分钟经济学》,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寇宗来教授推出的经济学系列作品,旨在用通俗的语言、丰富的案例,阐释经济学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方法。

 提要

共享经济,本质是让更多使用者分摊固定成本;不论是生产端还是消费端,并无二致。

是否是共享经济,跟分享既有闲置资源,还是专门生产出来分享,并无干系。

共享单车作为“互联网支付情境下的自行车租赁业务”,当然是共享经济。

政府对共享单车进行规制,需要不以“租赁”而废除之,不以“共享”而鼓励之。

更加本质的判据:共享单车是否创造了社会价值?

共享单车有效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实际需求。

此外,您是否发现,当许多人还在争执共享单车是真共享还是假共享时,偷车贼却不翼而飞了?

 

前些时间,在华生活的“歪果仁”,投票评出了他们眼中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网购和共享单车。

严格来说,“网购”涵盖范围甚广,能否单列,值得探讨;但无论如何,这新四大发明都与互联网支付密切相关,却显而易见。

支付宝和网购自不待言。即便高铁,订票买票,打开12306app,选好自己的出发地、目的地,然后,无论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还是银联支付,都能轻轻松松搞定。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在车站服务窗口彻夜排队买票?

高铁、支付宝、网购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值得大书特书,但今天讨论相对不那么重要的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在中国流行,颇有些“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转眼间,人们发现大学校园、地铁口、CBD广场,只要人群密集的地方,到处都是共享单车;赤橙黄绿青蓝紫,彩虹的颜色很快都要不够用了。

但接下来的套路,人们已经非常熟悉。ofo和摩拜,两大巨头针锋相对:融资,补贴,价格战;再融资,再补贴,再价格战……

也还是以前讲过的逻辑,看着是老大老二在打架,结果却是老三老四不见了。

 

据最近的媒体报道,从2017年6月至今,短短8个月时间内,已经有7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

卡拉单车、悟空单车、3Vbike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1号单车,各种颜色、各种名字的单车,来时急匆匆“蜂拥而上”,倒时哗啦啦“前赴后继”。

 

谈到共享单车,现在市场最关心问题是,摩拜(小红)和ofo(小黄)最终会合并吗?如果要合并,会在什么时候合并?

今天不专门讨论这个事情,但我们在讨论滴滴如何干掉优步时,已经根据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给出了判断标准:

第一,从N到2的过程。老三不死,补贴不止,谈ofo和摩拜的合并就还为时尚早。

第二,从2到1的结局。资本逐利,价格战不会永远持续。但到底是血战到底,还是握手言和,取决于消费者是否能够多栖(multi-homing)。

情况很清楚,不管是ofo还是摩拜,都无法阻止消费者同时安装ofo和摩拜app。

 

关于共享单车,人们讨论非常激烈的另一个话题是,共享单车到底是真共享还是假共享?

共享单车这么快普及,与共享经济理念的流行密不可分。

但有不少人批评,共享单车,说白了就是一个自行车租赁业务,拉上共享经济大旗,挂羊头卖狗肉,名不副实。在他们看来,真正的共享,应该是共享那些已经在社会中存在的闲置资源。

 

何谓共享,是一个值得探讨的理论问题,也对于政府制定规制政策有重要参考意义。

现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认为,“国民财富的原因”是分工和专业化提高了生产率,而分工程度的大小则受制于市场范围。

这牵涉到之前强调过的“体量效应”(size effect)。许多生产,都需要很大的固定成本;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这些固定成本都必须摊销使用者身上。

一笔不菲的固定成本,市场范围越大,使用者越多,摊销每个使用者身上,就只有一点点,全然感觉不到。

共享经济,本质是让更多使用者分摊固定成本;不论在生产端还是消费端,并无二致。

是否是共享经济,跟分享既有闲置资源,还是专门生产出来供人们分享,并无干系。

共享既有闲置资源,能提高社会资源使用效率,当然值得肯定;但话说回来,哪一种既有闲置资源,不是人类之前生产出来的?

 

共享单车作为“互联网支付情境下的自行车租赁业务”,当然是共享经济。从地铁口出来,乘客有骑单车的需求,但在每个地铁口都购买一辆单车,固定成本太高。

传统出租车是共享经济,因为绝大多数平头老百姓都担负不起雇佣专职司机的固定成本。互联网情境下的滴滴出行,是共享经济;与传统打车相比,滴滴提高了许许多多乘客共享出租车的匹配效率,但在共享道理上,并无二致。

酒店是共享经济,因为绝大多数平头百姓,都担负不起为了三天度假而在海边购买一套海景房的固定成本。

药品开发过程中,需要有一些昂贵的检测设备,任何一家中小型药企,要单独购买,都担负不起;这时候政府出面,购买检测设备,让众多中小型药企分时租赁,也是共享经济。

 

回到共享单车。

政府对共享单车进行规制,避免其占道,阻碍交通,非常必要,但规制时,需要不以“租赁”而废除之,不以“共享”而鼓励之。

更加本质的判据,共享单车是否创造了社会价值?对此,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共享单车有效地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实际需求。

此外,许多消费者可能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经历:刚买一辆新自行车,但吃个饭,回一趟宿舍,出来后自行车早已不翼而飞。

不知道您是否发现,当许多人还在争执共享单车是真共享还是假共享时,偷车贼却不翼而飞了?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