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寇宗来 >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三:微信是如何灭掉MSN和飞信的?

“五分钟经济学”之十三:微信是如何灭掉MSN和飞信的?

提要:腾讯市值破四万亿港元,跻身全球前五大公司,微信贡献巨大一将功成万骨枯。

微信一统江湖的厮杀中,剑锋所指,所向披靡,无论敌我,非死即伤。

获胜的秘诀,依然是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互联网时代,谁的客户基础大,谁就享有显著的网络外部性优势;一旦触发和引爆正反馈机制,必将所向披靡,赢者通吃。

托翁说,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福的家庭却各有千秋。QQ,MSN和飞信,同样是败在微信手下,但落败的方式,却各有不同。对微信而言,QQ同出一门,亦敌亦友,有竞争,有合作;MSN和飞信,则是必须赶尽杀绝的竞争者。

微信替代QQ,是腾讯壮士断腕的自我革命;

微信击败MSN,是腾讯蓄谋已久的生死决战;

微信斩杀飞信,是腾讯跨界突袭的成功典范。

对照中国历史,你会惊异地发现,

微信击败MSN,神似秦赵之间的长平之战;

微信斩杀飞信,好像刘备袭夺西川,费力不多,收获甚大。 

1

Wechat击败MSN:秦赵长平之战

秦赵之战

长平决战之前,秦赵交兵,已有数年。秦军主将王纥,赵军主将廉颇,互有胜负,难分伯仲。老将廉颇,坚壁清野,防守反击,虽秦军虎狼之师,却也奈何不得。

长平决战前夕,两军先后换将。

首先是赵括换廉颇。秦国实施反间计,赵王心生怀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于是派使臣去调查情况。这个赵国使臣收了廉颇仇人郭开的贿赂,给赵王的答复是,“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意思是,别看廉将军岁数大了,还挺能吃;但和微臣我坐着聊天,一会就上了三次厕所。赵王一听,这上战场打仗,军情十万火急,哪有时间让你三番五次拉屎。廉颇真的老了,换吧,于是换上了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也就是那位史称纸上谈兵的名将。

其次是白起换王纥。秦国实施障眼法,先是雪藏战神白起,让王纥做主将攻打赵国。而一旦决战来临,秦国果断换王纥,秘密起用武安君。虽然赵括之前也曾吊打王纥,但生平最怕的,非白起莫属。一句武安君来了,赵括闻之胆寒,赵军兵败如山倒,除了240个送信之人,被尽数坑杀45万人。赵国从此元气大伤,再也无力阻止秦扫六合的步伐。当然,愚蠢的人会犯同样的错误,赵国后来再中反间计,杀掉名将李牧,加速亡国,则是后话。

Wechat击败MSN

腾讯和微软,在即时通讯领域,早已是交战多年,相互胶着,胜负难分。

腾讯的企鹅大军,主将QQ,粉丝无数;而微软的视窗大军,主将MSN,拥趸也不少。

QQ起于畎亩之间,编制关系网,收罗游戏玩家,不分出身,不问贵贱,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但总的来说,最喜欢用QQ的,是中小学生、网吧、打印店、传销洗脑群、股票推荐群,等等等等。

MSN,漂洋过海,来自许多人虽不能往而心向往之的美利坚,又有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神光加持,自然吸引了无数城市小白。这些人,有点点小清高,不喜欢眼前老有个企鹅跳来跳去,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学习时不时被嘟嘟嘟嘟的声音所打搅。

腾讯认识到,与微软连年激战,之所以难分胜负,是因为QQ粉丝和MSN拥趸是两拨人,难以合群。“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形成这种社会群体身份认同差异,原因是傲慢与偏见。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喜欢MSN的人,觉得使用QQ的人有点Low,而喜欢QQ的人,对推崇MSN的人也看不顺眼,觉得你“装什么装”。笔者亲身体验,与MSN相比,QQ就像是成群的企鹅,的确有点吵,有点闹,但要论信息传输速度,文件传输大小,QQ比MSN强了不止一条街。但即便如此,QQ粉丝和MSN拥趸,都是各自阵营的坚定支持者,不愿改弦易辙。

2011年1月21日,决战终于到来。腾讯果断临阵换将,撤下QQ,换上微信。QQ变Wechat,换个马甲,“我们聊天吧”,让人颇感亲切;有钱就是任性,一场漫天飞舞的红包雨,让每个人都放下矜持,抛弃偏见,粉丝和拥趸的身份认同鸿沟不再,微信很快将MSN拥趸悉数纳入帐下。结果是,Wechat既有原来的QQ粉丝,又有了MSN拥趸,网络外部性优势大增,MSN再也难以招架,三年后黯然退出中国。

讣告:MSN(中国),2005年5月生,2014年10月31日卒。

2

微信斩杀飞信:刘备袭夺西川

刘备夺西川

刘备夺取西川,靠的是突袭。

刘璋当时一门心思想着怎么防备张鲁,全然不认为远道而来的刘备才是心腹之患。

史称刘璋暗弱,意思是识人不明,看不清大势,做事缺乏勇气和魄力。刘璋着眼于疥癣之疾的张鲁,拒绝了黄权的正确建议,失去了抵御刘备的最佳时机。等到刘备图穷匕见,破葭萌关,长驱直入,兵临成都,刘璋签城下之盟已不可避免。

微信斩飞信

微信斩杀飞信,也有突袭的效果。

移动开发飞信,已经将触角伸到互联网,但面对互联网的蓝海,却一门心思只是想怎么对付联通和电信。

移动对付联通和电信的方法,就是制造非兼容性。但在当妈的看来,非兼容性必然会导致三个儿子之间的补贴竞争,而补贴消费者,怎么看都是国有资产流失。

面对政府的互联互通规制,移动大哥所能做的,实际上非常有限。既要即刻赚钱,又要杀伤对手,飞信已经是一个非天才不能设计的华丽飞刀。上次说过,飞信的运营模式是,移动的任何用户,只要下载一个PC客户端,注册一下,就可以往手机用户免费发短消息,但只能给移动用户发。

杀伤对手,很容易理解,不是我的用户,不能享受免费;反过来,要享受免费,就必须成为我的用户。杀伤对手的关键,是把对手的用户吸引过来。

但免费,又如何即刻赚钱?这实际上是个很微妙的事情。

首先不要忘了,引入飞信,只是说从电脑客户端发短消息免费,而从手机发短消息,仍然是一条一毛钱。短信交流,本质上是一个发送者—接受者之间的互动游戏。

没有飞信之前,发消息有成本,回消息也有成本。如果没什么事情,除非土豪,还要是一个能够手机输入健指如飞的土豪,没有人会愿意有事没事给别人发短消息。

但引入飞信之后,电脑打字很快,又免费,结果在发送者—接受者的互动游戏中,发送者就有了“过度”发送信息的激励。

在笔者的印象中,许多单位,正是在这个时候,不管大事小事,开始广泛使用飞信发送集体通知,上百号人,刷的一下,免费发送完毕。收到信息的人怎么办,总归要确认一下吧。哪怕两个字,收到,或者谢谢,也仍然是一毛钱。

现在明白了,飞信赚钱的奥妙正是互联网逻辑下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失在发送短信,收在回复短信。

公允地说,如果单将眼光放在电信竞争的格局之下,飞信的确是个一箭双雕的妙招,既能杀伤对手,又能即刻赚钱,完美回答了仓央嘉措苦苦思索的问题: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但问题是,企业竞争就好像是下围棋,没有全局眼光,局部下得再精彩,最终难逃投子认负的结局。互联网时代,一旦排斥联通和电信用户的飞信,遇上拥抱移动、联通、电信以及各种身份认证的微信,就输掉了客户基础;等到腾讯发起暴风骤雨式的攻击,引爆网络外部性背后的正反馈机制,移动败局已定。

下期预告:下一期,将带您认识两位经济学大神,听听他们怎么理解这个问题。当然,好奇的话,您也可以猜猜他们是谁。(推送已有提示)

推荐 8